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0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遙望﹝古魯古斯﹞

 

 

 

 

 

 

 

古魯瓦爾多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看著那朵被人惡意折斷的鮮紅玫瑰,威廉立刻命人將新鮮的花朵換回瓶內,然而當他傍晚再度來索取文件時,相同瓶內的花竟是又斷成了兩截。自家上司的脾氣他不是不明白,對於這種孩童般的宣洩方式他也不是不能理解,然而印象中近日並未發生任何可能會讓古魯瓦爾多這麼憤怒的事,尤其不論會議或是進行部隊訓練時,古魯瓦爾多的態度都依然一如往常──如果真的是隆茲布魯內部的人惹怒他,照道理反應應該會更加高調的張揚才對,怎麼會用這種小家子氣的方式發洩不滿?

 

「陛下,這裡是今晚的餐點。」

「放在那。」

「是。」

 

作為第一批從星幽界復活的人,古魯瓦爾多並沒有浪費掉任何時間。從內部統整到國家法規重新制定審核,再到部隊訓練方式、戰術安排與各種人馬募集,全國上下都在他復活的同時進入一種從未有過的極端嚴謹氣氛,而生前與死後都陪恃在一旁的威廉,理所當然就連復活後也不例外的擔任左右手一職,原本要幫忙轉交文件與傳達命令的士兵,有些因為太過畏懼古魯瓦爾多而導致傳令不完全,自某日由威廉代替之後就一直是由他進行這項工作。若是古魯瓦爾多身周發生什麼嚴重的大事,身為最接近古魯瓦爾多的人,威廉是不可能不知道才對……

 

然而威廉是不可能當面詢問這些事。畢竟即便是一國之君也必定有自己的私生活,過問這些可不在他的工作範疇。

 

就在某天,一個威廉幾乎要忘記古魯瓦爾多那段時間的失常的夜裡,他接到命令準備前往古魯瓦爾多寢室與其做戰術討論的路上,一個女人的身影吸引了他的視線:「妳是……超人組織的……?」

 

那人──尤莉卡緩緩轉過頭,手裡的燭臺清楚照亮了她面無表情的臉:「夜安。」

 

「這種時間來到這裡,有什麼事嗎?」還記得在星幽界的那段時間,尤莉卡不論作為搭檔還是作為戰士都幫了聖女之子與其他人不少,即便現在的處境不算對立也不算站在同一陣線,威廉依然給予同等的禮貌性態度。

 

尤莉卡微偏著頭,目光將威廉全身上下掃過一遍後緩緩開口:「……古斯塔夫大人,讓我過來的。有些話需要轉達給古魯瓦爾多,不過這裡……還真是大呢。」語罷,身子緩緩往右偏,目光投向威廉身後,似乎在思考走廊的那頭是不是能夠最快找到古魯瓦爾多的捷徑。

 

「如果是要找陛下的話,有什麼話就由我轉告吧,我正要過去呢。」

 

聞言,尤莉卡再度和威廉對上眼,停頓許久,久到要讓人以為是不願意藉由轉告的方式完成命令時,她張口就丟了一句:「思想不正,無藥可救。」

 

「……不好意思,你說什──」

「任務完成。」

 

威廉都還來不及問清楚,尤莉卡便自顧自的扭頭攀上護欄一躍而下。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照著原話帶過去準是沒錯……倒是這麼大個人到處行走卻沒被巡邏的守衛給攔下,看來戒備需要更森嚴些了。威廉在心中如此想道,邁步來到古魯瓦爾多寢室門前,得到應允後入內並進行了戰術討論。

 

於討論即將結束時,威廉這才想起尤莉卡讓自己代為轉達的話語,立刻急急忙忙的叫住準備進浴室的古魯瓦爾多:「陛下等等!還有件事!」

 

「嗯?」

 

「那個、剛才在來的路上遇到了尤莉卡。」話才說到一半,古魯瓦爾多立刻擺出一副嚴肅神色,威廉以為是自己看錯,不以為意的繼續說道:「古斯塔夫讓她帶話來,說了句『思想不正,無藥可救』,不知道陛下有──」

 

「你明天去一趟超人組織,帶話給那個傢伙。」古魯瓦爾多冷冷看著威廉,眼神像是看著什麼毫無價值的物品般充滿不屑:「連基本謠言都止不住,拿什麼去堵住反抗者的嘴。」

 

「……好的。」威廉看著眼神冷冽的古魯瓦爾多,一時間被震懾得什麼也說不上。

 

 

 

隔日,依照命令來到超人組織總部,威廉向看門的人出示自己的軍徽並說明來意後得到了進入許可。然而他來到的時間正是古斯塔夫與其他成員進行會議的時候,他最多只能來到會議室門口不得其門而入。

 

威廉當然知道內部會議不可能讓外人中斷打擾,但他並不認為古魯瓦爾多親自命令下來的傳話一事適合隨便交代別人。

 

「……有什麼事呢?」

 

最終依然請人叫來了尤莉卡,那個超人組織首領最為信任的左右手。威廉簡單說明了來意,並重複一次昨晚古魯瓦爾多交代的話語:「基本謠言都止不住,還拿什麼去堵住反抗者的嘴……陛下是這麼說的。」

 

尤莉卡看著威廉,眨了眨眼,表情依然那麼淡然,「我明白了。」

 

「那就有勞你告訴古斯塔夫閣下了。」威廉向對方微微欠身,而後轉身離去。

 

本以為事情大概會就此結束,沒想到當晚威廉給古魯瓦爾多送文件過去時,卻見到負責送餐的僕人呆站在那人房門前為難,「怎麼待在這?」

 

「威廉大人……陛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知道在和誰爭執,小的敲了門問能不能送餐,房裡就不知道什麼東西砸在門板上碎掉了……」女僕縮了縮肩頭,似是害怕遭到責備。

 

威廉僅是擺擺手就讓女僕回工作崗位去。他在門前聽著裡頭的談話聲,覺得大概是自家陛下的火氣消了不少,便抬手敲了敲門板:「陛下,小的是威廉。這裡有幾份文件需要您過目,晚餐也得請您多少吃點。」

 

「進來吧。」

 

古魯瓦爾多的語調極其冷靜。冷靜得出奇。

 

當威廉開了房門,裡頭不意外的是一片凌亂,家具也好、燈具也好,幾乎所有物品全都被毀個徹底,而同樣是一身狼藉的還有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古斯塔夫。那人身上的衣物幾乎被劃破大半,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上也佈著不少瘀血及傷痕。定睛一看,古魯瓦爾多臉頰上大大的瘀血與嘴角的血跡也正顯示著他並沒佔到多少便宜。

 

「陛下,這是……」

「東西放著,出去吧。」

「……是。」

 

面對古魯瓦爾多的命令,威廉沒有二話。

 

 

 

「累了?」

 

面對那個已經疲憊不堪的男人,古魯瓦爾多甩掉劍上的血跡,另隻手將對方的長杖揮到一旁。見他抬手的瞬間,古魯瓦爾多一個箭步上前,劍指其咽喉的同時也逼得對方不得不放棄抵抗。

 

「還打算鬧多久?」

 

面對對方幾近最後通牒的言論,古斯塔夫放棄似的輕閉雙眼,細碎字句宛若呢喃:「一向以恐怖統治國家的你,又怎麼能理解為了組織奉獻一切的吾的心情。」耳邊幾乎能聽見部下們議論的談話,打從那晚不慎被巡邏的人員聽見呻吟時便不曾停過。宛若夢魘。

 

古斯塔夫並不是畏懼失敗的男人,他也向來不知道什麼叫認輸。然而當部下間開始談論有關自己私生活的話題時,他猶豫著該以暴力止住謠言,還是就此放任不管。超人組織並不隸屬任何人的管轄範圍,任何成員都能在不違背命令的情況下擁有最高限度的自由,也正是由於這個因素,古斯塔夫才不曾想過要向任何人提及有關他和古魯瓦爾多之間的關係,就是尤莉卡也只知道兩人往來甚密而已。

 

他從未想過要向組織公開自己與古魯瓦爾多有私交。他原本只想在被察覺兩人關係不尋常的時候以商業合作為藉口。

 

「古魯瓦爾多,是你打亂吾的計畫。」

「怎樣都無所謂。」

 

古魯瓦爾多冷哼一聲,擁抱對方的同時也扯著對方後腦的髮絲,強迫那人正眼看向自己:「你是我的。要是他們多管閒事,殺掉就行了。」

 

「……任性的男人。」

 

這晚,古斯塔夫徹夜未歸。而威廉早已下令誰也不許接近古魯瓦爾多的房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