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創】盜賊 02

夜晚,邁大叔在爐火前打著盹,而樓上的房間早已睡滿過夜的盜賊。耶弗特知道,這旅館睡的不只是盜賊,偶爾也會有些過路的旅行者,只是這些旅行者往往在睡醒時只會剩下一條內褲而已。他熟稔的潛行,木質地板沒有發出絲毫聲響,耶弗特不敢大意,一旦他驚醒其他盜賊,光是恥笑的聲音就足夠讓他混不了盜賊圈。

 

花了不少時間終於走上三樓。耶弗特立刻瞧見房門大開的第一間房。

 

第一間房住的是一個艷麗的女子,名叫海恩。單靠外貌與口才就能輕易欺騙男性,其中最令人髮指的是她驚人的聽力,傳說她甚至能夠光靠聽力逮住別人換氣的瞬間,讓錢包順著那人口袋被掏出來。

 

耶弗特的潛行功力並不好。他嚥了嚥口水,輕輕將自己的步伐挪了挪,讓腳底貼著地面緩慢滑行,試圖避免掉一切可能發出的聲響。腳步滑過的地面有著黑色的不明碎屑,這才讓他想到自己這雙鞋的底部早已開始龜裂,掩蓋腳步聲的輕薄材質被磨開的話,裡頭的防滑材料很有可能會因為跟地面磨擦而發出聲響。

 

『很好。真是絕妙的運氣。』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前腳往前滑了一大步、身體跟著向前──就這麼短短的分神之間,耶弗特的身體直接撞上木質支架上的花盆。

 

支架大幅往前晃了一下,耶弗特急忙將腳伸到支架與地面間的縫隙,防止支架回撞上地面,沒想到上頭的花盆卻直接順著天然坡道向前一滑。

 

「上帝的缺牙啊……」

 

﹝註:俗語,意指不應該發生的重大意外竟然就在眼前發生。﹞

 

耶弗特大張著嘴一躍而出,腳步重重蹬了兩下,拼命伸長的手沒能抓住花盆,另一隻手卻恰好伸在花盆落下的位子,算是勉強阻止了這場意外。他緩緩回頭,看向海恩的房間──那女人還沒醒來,倒是一股莫名的香氣撲鼻了。

 

輕手輕腳將花盆放上地面,耶弗特迅速遠離那個嚇人的房間。

 

好不容易到了生面孔男性的房間,耶弗特馬上看見被放在矮櫃上的行囊。他走到那兒打開背包,可這裡頭卻只放了一把『女性尺寸』的魯特琴。

 

「……就這玩意兒有必要背著到處跑嗎。」他在心中小聲抱怨,卻還是帶了這把琴步出房間。畢竟贓物的價值還是由邁大叔說了最準,他自個兒根本看不出個鳥蛋。

 

緩緩將房門關上,耶弗特還在暗喜這次的成功,回身就見他最害怕的女人已經站定在眼前了。

 

「真是辛苦你了呀。年輕的盜賊。」海恩撥了下滑順的長髮,即便褪去胭脂妝容卻依然是那副動人的模樣。耶弗特不自覺退了半步,雖說這女人完全不懂得潛行,可他卻不知道對方擅不擅長戰鬥這回事,偏偏他的身上卻又只帶了一把短匕首……上帝的缺牙啊。

 

「你……什麼時候醒的。」

 

面對耶弗特試探性的提問,海恩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

 

又是那陣撲鼻的香氣。耶弗特還在分神思考哪來的香氣,眼前卻突然一片模糊,他甚至站也站不住腳,「嗚……」思緒完全無法集中的他,在慌亂中不慎放掉了魯特琴,可耳邊卻沒聽見物品落地的聲響。

 

那把琴被什麼人給接住了?海恩還在原地啊。

 

似乎有什麼人把那把琴接住了。就在耶弗特眼前緩緩起身,一張被斗篷蓋去大半的容貌,稜角分明的下半臉,精實的體態,是個男人……還有什麼特徵?還有什麼特徵!

 

耶弗特試圖抬起視線,想在有限的範圍內從那人臉上找到點什麼,可思緒卻這麼一去不復返了。

 

 

直到清醒時已經是被人綁在某處角落的時候。

 

耶弗特的腦袋還沒醒呢,他只知道自己的雙手被人胡亂綁在身後,而眼前還有著一個男人……噢,看上去有點瘦弱的男人。

 

好吧。他好像知道這是什麼狀況了。

 

耶弗特閉上雙眼想假裝自己根本沒清醒,對方卻清楚看見了這一刻。

 

「把我的魯特琴還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