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原創】盜賊 03

一個比自己還高的男人氣呼呼地站在眼前,耶弗特緩緩呼出一口氣,試圖得知一點有關目前情況的線索,「我說,關於那把琴……」

 

「對,我的魯特琴。你藏哪去了。」男人不耐煩地抖著腳,見耶弗特沒回答,他抬手憑空抓了一把,一顆火球出現在他的掌心,並且瞬即消逝:「你是要交代清楚,還是被我一把燒死在這?」

 

耶弗特本想沉默帶過,一看到那顆火球馬上躁動起來:「欸欸欸欸欸、不是,等等!你讓我想想!」

 

「你偷了我的東西還需要想?」

「不是、你怎麼這麼確定是我偷的!」

「你的身上就貼著盜賊兩字!」

 

聞言,耶弗特低頭看向自己胸口──還真的被人貼上了盜賊兩字,「……我說,你見過盜賊這麼大肆宣揚的嗎?能不能動點腦袋想想?」他試圖讓對方了解自己也是被算計的一方,但是自己先偷了人家的東西,贓物又被人家奪走,這件事不管怎麼說都難以啟齒。

 

男人還是那副氣惱的模樣,而且顯得越來越不耐煩。耶弗特思考過一切可行的做法,最後咬緊牙根吐出一句:「這裡……這裡、不是什麼普通的旅店。」

 

「啥啊?」

 

「這裡是……盜賊聚集銷贓的地點。邁氏旅店。」耶弗特掙扎著說出每個字句,他知道自己幹了件身為盜賊絕對不能幹的事:「從你踏進這裡的時候,所有人就會開始盤算你有多少價值,既然你只有一把琴失竊,那就代表你身上只有那東西有點值錢。我一開始是打算偷走你的琴,但這之後就被人搶走了……我說的是真的!」

 

耶弗特盡可能讓對方相信自己已經不擁有那把琴,可男人卻依舊皺著眉頭半信半疑。他不由得咋舌,最後只能丟出一句:「……我知道搶走你的琴的人是誰。」

 

「真的?」男人眼睛一亮。事實上他也打量了耶弗特許久,他並不覺得這個在自己房間地板上昏迷、胸前還貼著盜賊兩字的傢伙身上有任何地方能藏住這把琴,而已經帶走贓物的小偷不可能又回到現場昏迷。

 

這是一場賭局。耶弗特嚥了口唾沫仔細觀察男人的一舉一動,雙手在身後磨蹭著解開束縛。冷汗緩緩流下臉側,隨著繩索逐漸鬆脫,他覺得自己可以逐漸掌控局面,然後在他的繩索完全鬆脫的那一刻,耶弗特將會用藏在衣袖中的匕首劃破那人的頸間。

 

就算比力氣或許比不過,但對方肯定料不到自己能夠鬆綁,只要出其不意就一定能占有優勢,一定可以。耶弗特這麼想著,加快了鬆綁自己的速度。

 

男人只是一直盯著耶弗特沉思。許久之後,直到耶弗特以為自己即將迎來勝利的時候,男人邁步朝他走去:「我不相信你,但我不覺得東西還在你這裡。」男人的虎口扣住耶弗特的頸子,模樣就像要一把將他給掐死似的。

 

但是男人的手並沒有出力。他閉起雙眼,口中念念有詞。接著,耶弗特猛地一陣頭昏,幾乎要是無法換氣的難受,但卻動彈不得。直到他能大喘粗氣時已經是男人鬆手的時候了。

 

「你……你、你做了什麼!」

 

「這是家傳的禁錮咒術。在你替我找回魯特琴之前,只要皮膚照射到陽光就會灼傷,最後陽光會燒光你的皮肉,只留下骨頭。」男人拿出小刀切斷綑綁著耶弗特的繩索,他說得輕鬆,眼底卻是無比沉重,「原本不想這麼做的……但是,你知道我的琴在誰那裡,沒有你我就找不回那把琴。」

 

「……禁錮、咒術……」耶弗特摸著自己的頸間,所有禁錮咒術都會在被施術者身上留下奴隸般的烙印,直到術解之前,那個烙印會一直存在。他的指甲陷進頸間的皮肉,他極大的不悅,沒由來的不悅,卻沒法避免這情況。

 

耶弗特發誓,自己一定要手刃海恩那女人。

 

「那麼,我們該先怎麼做?」男人問道。

 

耶弗特緩緩站起,憤怒讓他的身體開始顫抖,語氣卻只是無比堅定:「首先……別告訴任何人你知道這裡是盜賊的銷贓地點,否則我們都得死在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