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一個人與兩個人﹝泰瑞威廉﹞

 












要論在一起前與在一起後的差異性,坦白說並未有明顯的大改變。
 
某次出任務回來,發現自己房間的單人床變成了雙人床的威廉,以為自己有新室友而跑去向聖女之子提起這件事,得到的卻是「禮物」兩字簡單的回答。
 
泰瑞爾的室友是庫恩和弗雷特里西,他總是嫌棄兩人太吵、害他無法專心思考與計算,平常總是窩在只有他和瑪格麗特才會去的實驗室,換洗衣物跟日常用品也都放在那裡。
 
就泰瑞爾本人所言,當他想搞懂一件事時就必須立刻搞懂,在完全想透徹之前連上個廁所都必須考慮再三,原因是他會在算式中寫下一堆突發奇想的代號,一個失神就會忘記那代號的意義,所有東西都得重頭再來。
 
至於威廉,沒有任務的話就會在宅邸外頭四處走動,找些藥草回來研究其藥效,聖女之子還為了他的興趣而多空出一間房給他種植藥草。
 
兩人的日常生活沒什麼交集,泰瑞爾也甚少在吃飯時間出現,撇除出任務時間還真的沒什麼機會見到面。
 
……偶爾,威廉想看看泰瑞爾在做什麼,會到實驗室門口開個小縫看一眼。
 
普遍而言,泰瑞爾多半都在做計算、得出結果,用結果做計算、再得出新結果的標準程序中循環,有時會看見他用計算出的結果來做實驗,並看著完美的結果淡笑。
 
極少數的、機率趨近於零的,威廉能看見泰瑞爾握著自己的慾望上下滑動,嘴裡還不斷呢喃著自己的名字。頭一次看見時,威廉還以為是自己眼花,然而見到的次數一多,這就成了不可改變的事實。
 
雖說威廉自己也會做同樣的事,但親眼目睹對方意淫自己的感覺實在非常令人害臊……他在那之後有整整五天時間無法和泰瑞爾對視。
 
「唉……」
 
看著從土裡萌發的青綠幼苗,威廉不自覺輕嘆口氣。
 
盡管交往已有些時日,泰瑞爾也常說些要把自己吃掉之類的色情話語,然而實際上他們倆並未真正發生過什麼。泰瑞爾甚至沒碰過他的褲頭。
 
也曾想過是不是對方沒辦法對男人有反應什麼的,但就事實看來並不是那樣。就連埋首在工作中時都會想起自己的,這樣的泰瑞爾,果然完全不像只是耍著自己玩、實際上對男人根本沒興趣的渾蛋。
 
『喀啦!』
 
培育室的門被人開啟。威廉回頭望向門邊,一見到來人立刻站起身,「泰瑞爾,你的實驗做--」語尾未落,泰瑞爾扯著他的衣領吻上他的唇。
 
眼前人的吻一向很輕柔。不具侵略性,也完全感受不到佔有慾。
 
就只是一個單純的吻。
 
「我想你了。」泰瑞爾抱住他,身體的重心全放到威廉身上,「好多天沒睡……忙工作沒時間來看你,睡不著。」
 
「累了就想睡,這很正常吧?」聽出對方已經有些語無倫次,威廉回抱住對方防止他突然睡著後跌倒在地。
 
「沒看到你就睡不著才正常。」泰瑞爾抬起頭看向他,眼袋處沉著醒目的黑色,「要是我不在的時候……你被別人搶走了,怎麼辦?」
 
「……回你房間睡。我扶你回去。」
 
「他們太吵了。」單腳一蹬,又在威廉唇上偷了個香,「我去你房間,你陪我睡。」語畢,牽住對方的手走出培育室。
 
早已過了大部分人的就寢時間,走道漆黑得幾乎無能見度,一些從寢室門縫所投射出的光線成為唯一照明。不想兩人的關係被人發現的威廉一直想收回手,泰瑞爾卻堅持不肯放,甚至與其十指緊扣,並將手舉至胸口按住。
 
好不容易才在無人發現的情況下回到房間。
 
途中遇見從寢室出來的庫勒尼西時,威廉是一邊揮動被緊握的那隻手、一邊看著泰瑞爾說「你果然是值得信賴的男人,殿下的安危就拜託你一起了。」才唬過他的。
 
「呼啊……為什麼你的床是我的兩倍大啊……」而且還是一個人睡。
 
「這是大小姐安排的,理由我也不清楚。」看著逕自趴到床上的泰瑞爾,威廉本想問對方是不是也好幾天沒洗澡,不過既然都上床了那也就算了。
 
「整張床都是威廉的味道啊--」泰瑞爾一邊說一邊打滾,床尾原本折疊整齊的棉被都被他踢亂了。
 
身為房間的主人,威廉只是默默把棉被展開,然後將泰瑞爾整個人蓋在底下,「你快睡吧,說不定明天大小姐會找我們出任務。」
 
「那你快點躺上來。躺這裡。」掀開棉被、爬上枕頭,拍拍身邊的空位。
 
「……我去換套衣服。等等吧。」
 
「在這裡換不就行了?」泰瑞爾邊說邊目送威廉進入浴室。
 
雖說去培育室前就準備只看過幼苗的狀況便回來休息,但威廉還是換上了一襲正式的軍服。平常在房內他都是穿著輕便的衣服。
 
「呼……」
 
待他更衣完畢躺上床,泰瑞爾已經閉著雙眼毫無反應。
 
床上只有一顆枕頭,他們是一人一半分著用,對方的臉和自己湊得很近。
 
泰瑞爾眼下的黑色,此刻突然變得清晰無比。
 
--明明房內是一片漆黑。
 
印象中,這似乎是兩人第一次同床共枕?威廉心想。實驗室就是泰瑞爾的房間,睡覺應該只是趴在桌上休息一下就結束……這次來找他,是因為實驗已經確實完成了嗎?總不會是做到一半特地來找他睡覺吧?
 
不知不覺中,腦中所想、眼前所見的全是這個男人。
 
威廉有些害羞的用棉被蓋住臉。
 
從前一個人的時候,威廉到了該睡的時間就會立刻上床,生理時鐘正常得很,沒想到一扯到眼前的男人就全亂了套。現在就算想睡也睡不安穩。
 
並不只是單純因為旁邊多了一個人。而是那個人的存在令他非常不自在。
 
但,不會覺得討厭。
 
光是看著他的睡顏都會覺得臉紅心跳。身上傳出的淡淡香氣顯示對方是洗過澡後才來找自己。和自己同床共枕。就在眼前。
 
--威廉覺得自己今晚失眠定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想表達什麼了
我只是想寫出他們倆意淫對方的事而已 ﹝被踹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