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二十題微小說挑戰﹝泰瑞威廉﹞﹝R18﹞

 











1.陽光
 
從睡夢中驚醒,泰瑞爾坐直身子,發現自己趴在實驗室的桌上睡著了。
 
窗外和煦的陽光提醒著他,提醒他已經日落西山。
 
--已經四天沒見到那個人了。那和陽光一樣溫暖的身影。
 
「……洗完澡去找他好了。」
 
 
 
2.血漬
 
衣櫃中已無完好的服裝。如同他身上的軍服一般,既骯髒又佈滿破洞。
 
作為不死之人的他早該有所覺悟。
 
身邊的人一個個離自己而去,自己也無法任由悲傷占滿思緒。
 
他必須活著。他只能活著。
 
就算無數次想追隨那倒在血泊中的粉髮男人,事實卻是他無法解脫。
 
所謂永生,也不過如此。
 
 
 
3.肉體撕裂
 
任由刀刃貫穿自己的胸口。
 
威廉不恨他。正是自己要求他研究並解開不死的秘密,而對方也確實做到了。
 
「……謝謝……啊……」在這最後一刻,能說的也只有這些。
 
泰瑞爾緊抱著逐漸轉冷的死軀,從口袋取出數粒藥丸仰頭吞下。
 
「謝什麼呢……我還想、繼續和你在一起啊……」閉上雙眼,將身子放倒。
 
 
 
4.
 
每晚威廉都會做惡夢。最常夢見的,便是自己在深海中不斷下沉,幾乎喘不過氣。
 
夢境的最後,總會有個人從身後擁住自己。
 
就在今夜,他終於看見了身後人的粉色髮絲。
 
 
 
5.遺跡
 
「照這麼看來,這裡還是曾有人居住的。」位於像是古堡的大宅內,威廉看著佈滿鏽跡的鐵器如此說道。
 
一隻手突然搭上自己的肩,威廉回過頭看見一枚被擦得閃亮的金製戒指。
 
「這是什麼?」他問。
 
「漂亮吧?」泰瑞爾淡笑道:「剛才從死人手上扒下來的。」
 
「……快放回去。」
 
 
 
6.陰影
 
「看。」
 
「……看什麼?」威廉不解的看向對方。
 
泰瑞爾指向兩人身後:「我們的影子重疊在一起了。」
 
 
 
7.憂鬱的人
 
「就算不會死……也還是、會痛啊……」
 
這麼說著的泰瑞爾,是在威廉的懷中永眠的。原因是他不想再看見威廉用給予自己痛苦的方式戰鬥,卻又苦無方法解開不死的秘密,最終只能如此。
 
早已看出對方會在戰鬥中為自己擋傷的威廉,沒有一天不自責自己沒出言制止。
 
抬起手,將刀刃沒入心臟。
 
「就算再痛,我也不會死……可是你會。」
 
這麼說著的威廉,今天也依舊活著。
 
 
 
8.旅行人
 
不斷在這世界徘徊的泰瑞爾,最終選擇在威廉的心中定居。
 
 
 
9.
 
「……這是你弄的?」摸著頭上憑空冒出的一對兔耳,威廉看著眼前笑得燦爛的某人。
 
「兔子很可愛啊。和你一樣。」邊說邊晃晃手裡的茶杯,裡頭被泰瑞爾加料過的果汁已經在威廉的胃裡了。
 
輕嘆了口氣,威廉再一次輸給眼前的男人。
 
 
 
10.置身無人都市
 
威廉發現自己身處於死城的廣場中央。
 
四周無人,風吹著有些令人發寒,大小姐他們不知道上哪去了。
 
「真是……明明是在任務中,怎麼會跟丟了。」
 
『咚!』東西被人撞倒的聲音從巷弄中傳來。
 
威廉邁步走到巷弄前,探頭看向一片漆黑的深處:「是大小姐嗎?還是泰瑞爾?」
 
『威廉!』那熟悉的聲音聽上去似乎非常著急,就在耳邊呼喊著自己的名字。
 
回過頭的瞬間,睜開雙眼,看見的是一臉擔憂的泰瑞爾。
 
威廉發現自己的腹部被開了一個洞。
 
 
 
11.幽靈街道
 
「大小姐究竟去了哪裡……怎麼不先說一聲。」三人組分開尋找著在戰鬥中途突然不見蹤影的聖女之子,威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身處在不知名的陰暗街道,「嗚啊……」小小哀鳴了一聲。
 
後頸突然被毛髮掃過。
 
「大小姐在這裡。」泰瑞爾捧著聖女之子的雙頰將其舉起,用她的頭髮嚇了威廉一跳。
 
 
 
12. ﹝糟啦這不H對不起我自己啦﹞
 
「嗚……嗯、哈啊……」慾望被沒入口中的感覺很舒服,也很奇怪。盡管對方已不是第一次這麼做,威廉的反應仍像初次那樣害臊,「為什麼、啊……挑我洗澡的時候……進來……」
 
「這樣就省掉脫衣服的時間了。」舌頭舔弄著慾望的前端,泰瑞爾邊說邊將另隻手探向後穴:「今天……可以進去吧?」
 
「唔……」這人絕對是故意這麼問的,而且在自己回答之前絕對不會繼續動作。威廉對上泰瑞爾看似無害的笑容,最終還是選擇妥協,「只能一次--」
 
「那麼就來個三次吧。」
 
「你……!我還沒答、嗯啊……」
 
 
 
13.漫遊在深黑色中
 
泰瑞爾一直能很好的享受孤獨。畢竟沒有一個科學家不孤單。
 
他的世界一直都是純黑色,有的只是永遠得不出正確答案的無數算式。
 
但當橙色的光芒照入後,泰瑞爾就毅然決然從自己的世界出走了。
 
 
 
14.餘光
 
泰瑞爾的在實驗室桌子的一側,自己常做位置的左後方置了另一張椅子,並對威廉說要是沒事可以來這裡找他,那椅子就是特別留給他的。
 
然而,每當泰瑞爾『終於』注意到威廉的到來時,後者多半趴在桌上睡著了。
 
 
 
15.赭紅
 
因為戰鬥的招式,威廉每次歸來時軍服上都會沾染著大片血跡。
 
為了減少他衣服的汰換量,泰瑞爾還曾幫他做出能確實洗掉血跡的洗潔劑。
 
不過當泰瑞爾發現衣服被丟棄的主要原因不是血跡,而是胸口處總會被撕出一個破洞﹝哀切的殘光,讚﹞時,他就覺得自己是愛莫能助了。
 
 
 
16.縫﹝不管讀二聲還是四聲都不影響題目跟內容的連結﹞
 
「真想不到,原來你還會縫補衣服呀。」泰瑞爾玩味的看著坐在床沿為自己的外套做縫補的戀人。
 
「殿下的衣服也常常這裡破、那裡破。在這個世界沒人能幫忙處理這種事,做著做著就會了。」
 
「……我好想幫你補你後面的那條縫。」
「你……你的意思是……」
「放心吧,這次我會輕一點。」不顧對方的意願,硬是將對方壓到身下。
 
 
 
17.百葉窗
 
「窗戶這一片一片的東西是做什麼用的?」
 
「只要像這樣,拉動這條線……」泰瑞爾拉下窗邊的繩索,一葉一葉的長條物立刻重疊在一起,遮住了陽光,「然後我就能跟你獨處了。」
 
 
 
18.藍色光
 
手套只能反彈強力攻擊這點,泰瑞爾是知道的。
 
就算力量再大,不到能反擊的程度,手套就無法發揮效用。
 
有時在反射失敗、自己即將被打倒之際,泰瑞爾會看見一抹藍色的身影從眼前閃過,擋在前方為自己承受那攻擊。
 
「不要以為不會死就不會痛……」泰瑞爾輕敲了對方的腦袋,看著腥紅傷口的眼神有些落寞。
 
他總歸還是不太能保護威廉的。
 
 
 
19.沉思的人
 
泰瑞爾時常放空。據本人所說,他那是在思考一些複雜的問題。
 
「那些問題……是跟什麼有關的?」私底下, 威廉曾好奇的這麼問他。
 
「除了你以外,我不想其他的事。」
 
一句話便使戀人羞紅了臉。
 
 
 
20.
 
為了查明每晚夢魘的原因,威廉曾求助於梅莉。
 
梅莉在床邊看著他入睡的那晚,威廉的夢中只有一條巨大的、溫馴的龍。
 
隔天一早,梅莉便得出「每個夢裡都會出現泰瑞爾」的結論。
 
……威廉羞得不再因夢魘而求助於她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