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天才與瘋子的一線之隔﹝泰瑞威廉﹞

 














古魯瓦爾多向聖女之子反應,說是室友康拉德每天禱告,吵得他睡不著覺,聖女之子便將他換去和獨自睡一間的威廉共室。
 
聽聞主子要來和自己同房,威廉立刻將房內徹底掃除乾淨,並在床尾的地面直接打地舖,說是要讓古魯瓦爾多睡那張雙人床。
 
兩人同房第一天清晨,房內爆炸,古魯瓦爾多身受重傷,被迫退出隔日的任務,威廉則因前去另一棟大樓的實驗室替泰瑞爾找一份實驗紀錄而逃過一劫。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泰瑞爾做的。包括威廉。
 
雖說是爆炸,古魯瓦爾多受到的卻是刀傷,房內也有多處被劍劈出的痕跡。他不可能在房內練劍,更不可能用劍弄傷自己,且其他人當時都有不在場證明,唯獨泰瑞爾交待得很模糊,那劍傷也只有他的手套能做到。
 
但在當事人清醒並指認之前,沒人有資格下任何定論。
 
威廉當然知道這點,但他依舊無法再和那傷害自己主子的男人像往常那般相處。
 
「我......沒辦法再相信你了。」看著自己曾經且依舊深愛著的人,威廉幾乎是咬著牙才勉強逼自己說出這句話的。
 
泰瑞爾沒有回話,只是冷著臉和他對視。
 
日子照樣要過。只是有什麼不一樣了。
 
兩人的戀情就此告一段落。古魯瓦爾多在數天後清醒,卻對此事絕口不提,因為沒有直接性證據,聖女之子只能要求戰士們別再提及此事,讓其任由時間的消逝被遺忘。
 
就像是在賭氣。威廉從古魯瓦爾多醒後便不再出現在眾人眼前,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泰瑞爾。
 
固定在用餐時間出現在大廳,閒來無事時就在宅邸內晃上兩圈再回房。偶爾會看見他出現在培育室內。
 
沒人知道威廉去了哪裡、為何不再出現在眾人眼前,卻也無人真正去過問或尋找。
 
泰瑞爾總能說出威廉的現況。情緒也好,上一分鐘在做什麼也好,他全能詳細回答出來。也許這才是戰士們不過問的真正主因也不一定。
 
夜晚,戰士寢室大 樓莫名多出的地下室被人開啟。
 
泰瑞爾走進後隨即帶上門,將手摸往一旁的牆面,「啪!」的一聲,裡頭手術臺上方的燈立刻亮了。
 
「居然連這樣都不會死,甚至也不會昏過去呢。你果然是絕佳的實驗體。」看著那被固定住手腳的人,泰瑞爾露出一抹詭異的笑:「為什麼之前都沒想到要對你進行研究呢?要是早點開始,說不定現在已經解開你不死的秘密了。」
 
威廉被綁在手術臺上,身上的綠色病袍被切割開來,已然失去了蔽體的作用。他的下腹至胸口被一刀切開,皮膚被撕扯開來並固定住,所有的內臟被扯得亂七八糟、沒有一個臟器在原位,心臟的跳動更是醒目。一旁的機器有數根管子連接到他身上、刺入肌膚,一點一點將他的血液全部抽乾、注入、再抽乾、再注入。
 
長時間遭受如此對待的威廉,意識卻始終清醒。他不能藉著昏厥來逃避這場折磨。不論多麼痛苦,他也只能選擇承受。
 
「泰……瑞爾……」威廉想說些什麼,卻無力再開口,最終仍是只能呢喃出對方的名。
 
「哎呀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愛吧?是因為愛。」不知是當真沒聽見還是假裝沒聽見,泰瑞爾逕自繞著手術台走動一邊說道:「因為那時候跟你是在交往的狀態,不好意思開口說想研究你吧?差點就錯過一個絕佳的研究主題了。果然,感情什麼的還是非常礙事。」
 
「泰……瑞、爾……」
 
「不過話說回來,我到底是怎麼喜歡上你的?長相?還是身體?不對,應該跟這些沒關係……要說我們很像也不是不行,可從各方面來說還是不同的吧?到底是怎麼和你好上的?」
 
「……泰、瑞爾……」
 
「不過,一切都是過去式了。明明古魯瓦爾多那傢伙什麼也沒說不是嗎?隨隨便便就說我不能信任的你才是最可惡的,我可是什麼也沒做錯。要不是你說出那話,也許我們還--」
 
「泰瑞爾……泰瑞、爾……」
 
--「不要一直叫我!吵死了!」停下腳步,朝對方大吼道。
 
威廉停下叫喚對方的動作,頸子被固定使他無法轉頭,只能斜著眼望向對方可能所在之處。
 
「每天在我面前殿下、殿下的喊,一看見那傢伙就完全不顧身邊的我,就連出任務的時候也是先跑去看他的傷勢,我呢?我呢!你除了我以外還有那傢伙,可我只有你啊!威廉‧庫魯托!」
 
這種感覺,不是悲傷,也不是失望。
 
生理上並沒有任何不適。心理上似乎也並未感受到什麼怪異之處。
 
可不知道為什麼,泰瑞爾就是覺得自己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炸開了。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向那曾經,也依舊……深愛著的『前』戀人,泰瑞爾看見對方正輕輕扯動著手臂試圖掙脫,盡管兩人都很清楚這是徒勞,「不用想逃……你,逃不掉的。要是沒有我在的話,你就只能一輩子用這種狀態孤老一生了,知道嗎?」
 
……不對。
 
「人偶和其他人都不知道你在這裡,要是還想離開這裡就別掙扎了。」
 
不是的。
 
「從被我綁來這裡的那刻起,你就只能依賴著我生存,知道嗎?要是惹得我不高興,會做出什麼事情連我也不知道喔?」
 
不可能是這樣。
 
「聽懂了嗎?威廉要是沒有泰瑞爾在的話,就跟死了沒兩樣啊!」
 
--泰瑞爾要是沒有威廉在的話,就跟死了沒兩樣啊。
 
「所以……別再跑了,知道嗎?不要再跑掉了……」低下頭捉緊被染成褐色的床單,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泰瑞爾倔強的不願使其滑落。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並不是威廉不能沒有他,而是他不能沒有威廉。
 
泰瑞爾深知這點,卻又不想承認,只能找出各種理由說服自己「是威廉需要他」,時間一長,他甚至成功騙倒了自己,卻因此嚴重失了分寸。
 
無庸置疑的,他愛著威廉,而威廉也愛著他。兩人從未有過什麼爭吵。
 
真要論兩人之間最大的不定時炸彈,便是泰瑞爾心中強烈的不安全感。
 
性格極端的他,發起瘋來絕不會輕易罷休。
 
「威廉……我愛你……真的,很愛你。」
 
手術臺上的人已如泰瑞爾所料的失去意識。扯開的皮膚無法遮蔽內臟,那本該跳動著的臟器卻停滯不動。
 
威廉閉著雙眼,像是睡著一樣的永眠。
 
每當泰瑞爾在實驗室做計算,威廉卻忍不住想去見見他時,就會坐在泰瑞爾特別為他放置的、位於他身後不遠處的特別席上等待他注意到自己,直接等到睡著也是常有的事。
 
現在的情形和那時也很像。泰瑞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而威廉就在一旁等待他清醒並注意到自己。
 
只是這一次,威廉再也等不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