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自身與戀人相較﹝泰瑞威廉﹞﹝上﹞










 聖女之子堅持要等數日未見的泰瑞爾出現,否則不予開飯。
 
「大小姐,梅倫真心認為泰瑞爾先生不會出現。」這麼說著的梅倫,其實並不會非常飢餓,只是他不想這沉悶的氣氛再繼續下去罷了。
 
「......可是,他已經好久沒出現了。我想看看他。」
 
「大小姐,今早他才來請我幫忙他的研究呢,那時看起來雖然沒什麼精神,感覺上意識還是很清楚,應該暫時不必擔心。」終於抽出研究空閒時間來用餐的瑪格麗特說道。
 
聞言,聖女之子才點點頭同意開飯。
 
威廉已經有超過一週的時間沒見到泰瑞爾。後者不但拒絕執行所有聖女之子安排的任務,甚至把實驗室的門給鎖上,不再像過往那樣抽空過來抱抱威廉再回去,也已好一陣子沒有在半夜偷偷爬上威廉的床.....
 
雖然那人絕不會做出任何有損自身利益的事,但如此反常的情況也確實令人擔憂。
 
心不在焉的用餐著,感覺連口中的食物都變得索然無味。
 
隨便嚥下幾口飯便離開大廳,威廉去往實驗室門口輕敲那扇多日未曾開啟的門,「泰瑞爾,你在嗎?」
 
裡頭突然傳出爆炸聲。黑煙從門縫竄出。
 
「呃…...泰瑞爾?」
 
粉髮科學家猛地奪門而出,黑煙一下子嗆得威廉喘不過氣,衝出來的人在將門帶上後也跟著猛咳不止。
 
「你......你在這做什麼?」泰瑞爾邊咳邊看著他,眼角還有被嗆出的淚珠。
 
「你才是在做什麼......為什麼突然爆炸?這麼危險的實驗就別做了。」
 
「就是因為危險才有研究的價值。」泰瑞爾邊說邊抹去臉上被煙薰出的黑色:「在這世界的戰士都不會死,我跟你是一樣的,不必擔心。」
 
「跟我?」威廉有些疑惑對方為何突然提及此事,卻也沒有開口過問,「就算不會死也會痛......這句話,不就是你跟我說的嗎?這麼多天沒出現,大小姐非常擔心,等等一起去找大小姐加入明天的任——」
 
「不行,研究還沒完成。」一提及此,泰瑞爾突然激動起來:「你告訴人偶,在這次的實驗完成之前,我絕不參與任何任務,你也一樣,否則我第一個拆來研究的就是那個人偶!」
 
語畢,逕自步回黑漆漆的實驗室,還不忘將門上鎖。
 
在這之後,又是接連數日的不見人影。
 
聖女之子一直想見泰瑞爾,威廉只好將他所說的話全部如實告知於她,聖女之子才慢慢放棄把泰瑞爾逼出來的念頭。
 
兩人真的很長一段時間沒說過話。盡管問了瑪格麗特,她也只是簡單蒙混幾句,壓根不打算透露半點消息。
 
威廉接連數夜的失眠,但因之前也時常如此,黑眼圈並未變得明顯多少。之前被主人遺忘在此的藍色外套一直被好好吊在衣櫥內,現在卻成為房間主人睹物思人的依賴。
 
雖然知道那人一定仍在宅邸的某處,心中卻覺得自己和對方的距離相當遙遠。
 
沒辦法,威廉總歸不是科學家,只是個在戰場上殺敵的軍人,那種需要高度智力的事他不可能做到。相反的,泰瑞爾不但腦子很好,在戰鬥中的表現也不比職業軍人遜色......也許自己在他心中,偶爾也是個累贅吧。
 
對於戀人鍾愛的科學研究與機械改造無法幫上忙這點一直是硬傷。儘管泰瑞爾說自己是他疲憊時的唯一慰藉,威廉仍舊非常在意這點。
 
夜已深。依舊無法入睡。
 
宅內會在此時間活動的人寥寥無幾,便毫無顧忌的穿著便衣走出房間。
 
寢室大樓的頂層是片草皮,偶有幾朵花綻放。來此處其實並無其他原因,只是單純想吹吹風。
 
這世界的夜空也是很美的。
 
「咿——轟!」
 
底下傳來機槍的聲音。
 
走到牆邊向下一看,的確是艾妲和他的機器,「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而且地點是在宅邸外頭,難道有魔物入侵?
 
威廉看向機器面對的方向,那兒林子被機槍轟得亂七八糟,煙霧中有個人站在那裡。
 
——是泰瑞爾。
 
「嘖。這也不行嗎。」有些惱火的將斷裂的戒指丟到一旁,轉而從耳罩中拿出小太極擋在兩人之間,「再一次,轟我。」
 
「......泰瑞爾,不是我不想幫你,但我覺得你快不行了。」艾妲看著渾身是血的泰瑞爾,後者的體力明顯已經到達極限,應該連站著都有問題了。何況他身上的衣物已被轟得差不多,作為女人的她可是相當為難啊。
 
「少囉唆,快點!直接用最大的火力也可以!」
 
「......好吧,我知道了。」有句話是科學家惹不得,為了自己今後的日子能不一直和眼前的男人扯上關係,艾妲只能操作控制將火力調至最大:「倒數三秒後進行機槍掃射。三、二、一——」
 
『轟!』
 
擋在兩人之間的是開啟了唆惡之童的威廉。艾妲的攻擊被他全數彈開。
 
「威廉.....?」泰瑞爾不解的看著眼前人:「你出來做什麼?快回去。」
 
威廉並未理會泰瑞爾,而是質問起眼前的艾妲:「請問你這是在做什麼?剛才的攻擊要是成功,你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嗎
 
「威廉,是我找他來幫忙的。」
 
「......你瘋了不成?為什麼要讓別人攻擊?居然傷得這麼重!」
 
艾妲見狀,跳下機器逕自離開,「兩位聊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等、等等!實驗還沒有結束!」泰瑞爾邁步想跟上,卻是直接摔倒在地。左小腿的肌肉被轟掉大半,白森森的骨暴露在空氣中,注意力從研究移開的泰瑞爾終於感受到疼痛。
 
「泰瑞爾!」威廉急忙趕到對方身邊,他身上有不少傷是整塊肌肉被轟掉的,其疼痛的程度令人無法想像,「你等著,我去把音音夢叫來!」
 
--在這之後泰瑞爾休養了四天,第五天又趁威廉不注意偷跑出去。
 
先是艾妲,之後依序是庫勒尼西、艾伯李斯特與阿貝爾。每次都是故意讓人打成重傷,每次都是趁威廉不注意開溜。就算問起這麼做的理由也無用,接近自虐的行為從未停止。
 
被音音夢叫到醫務室的威廉看見的,是自願讓里斯燒滅的泰瑞爾。衣物焦黑、全身纏滿繃帶失去意識的躺在那裡。
 
威廉就這麼看著他一個晚上。
 
然而兩日後,在清晨不小心昏睡過去的威廉醒來卻只看見一堆染血的繃帶。
 
——已經再也無法忍受了。被人完全排斥在外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