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過渡期﹝泰瑞威廉﹞

 


















兩人自初夜後就沒說過話,至今已是第五天。詳細原因不清楚,就威廉的說法是:「一見面就覺得很尷尬,張了嘴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實際的情況是,他們這幾天連聲招呼都沒打過,聖女之子還特地為了此事跑去跟古魯瓦爾多哭訴老半天,說什麼「泰瑞爾跟威廉吵架了」、「他們都不說話一定是我的錯」,逼得古魯瓦爾多不得不把威廉叫過來好好質問一番。
 
「所以,你們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把人叫到聖女之子的房間,當著人偶的面命令自家少佐把事情交代清楚。不為什麼,因為這樣他就能省去向人偶解釋的功夫了。
 
「威廉,你們如果有什麼煩惱可以告訴我,我會幫忙的。」聖女之子堅定地看著他,但若威廉當真把煩惱告訴她,這人偶估計也只有幫忙抱怨的份,無法提供什麼實質上的幫助。
 
「……大小姐,殿下,你們誤會了。」威廉有些為難的看著他們:「我和泰瑞爾什麼也沒發生,請別為此事煩心……」
 
「可是你們都不說話!」
「不說話也不代表有問題……」
「你們之前明明很要好不是嗎?」
 
「……也沒有、特別要好……」雖然這麼回答是為了掩蓋自己與泰瑞爾的關係,可當著上司﹝這裡指古魯瓦爾多﹞的面說出違心之論什麼的果然還是有點困難,威廉一直覺得古魯瓦爾多肯定會察覺自己的真實想法,「大小姐別想太多了,我們和之前並沒有--」
 
「庫魯托少佐。」古魯瓦爾多板著一張臉看向他:「我命令你說出實話。」邊說邊將手搭上劍柄,明顯是準備戰鬥的必殺架勢。
 
……這下不只關係到人身安全,更重要的是自己在主子心中的可信度恐怕會為了這區區一件小事而大幅降低。威廉緩緩嚥下一口唾沫,心說就當是自己運氣不好碰上一個愛管事的聖女之子,勉強給出了一個含糊的答案:「泰瑞爾他,把東西、放進我身體裡……所以……」
 
聞言,古魯瓦爾多皺起了眉頭:「把什麼東西放進你身體?」
 
「……一個……實、實驗體……」
「為什麼這麼做?」
「因、因為……」
「你為什麼讓他這麼做?」
 
--完全是往死裡問。
 
「我……那、那個,並不是我願意的……」
 
「泰瑞爾欺負威廉嗎?」聖女之子微傾著身子,似乎非常迫切想知道答案:「為什麼要拿威廉做實驗?泰瑞爾欺負你我就把他帶出去給大蛙舔死十次!」
 
「不、不是欺負!大小姐不必這樣!」威廉慌張的搖著手,要是聖女之子當真這麼做,泰瑞爾一追究起來問題就大了,「我……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找他把東西拿出來!很抱歉造成兩位的困擾!」他邊說邊望向一旁的古魯瓦爾多。
 
思索半响後,古魯瓦爾多輕點了頭表示同意放人。
 
一路跑回房間並帶上門,威廉趴到床上將臉埋進被窩,現在的他就像剛經歷過一場浩劫,不論生理還是心理都疲憊不堪。
 
早有心理準備男人和男人做愛肯定不舒服,當下其實並不會痛得無法忍受或是因此討厭這事……畢竟再怎麼說生前都是曾在戰場上殺敵的軍人,這麼點刺激並不會對他造成多大打擊,最多就是因為不舒服而不怎麼想再做一次之類的。
 
相對的,與其說是因為被上了、心裡覺得難堪才不想見泰瑞爾,倒不如說是對那時自己的表現感到羞愧、不想想起那些事才下意識躲得遠遠的。
 
然而那「事發現場」就是在自己房間,就算他想躲也沒辦法。現在的威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能接受這件事之前先躲著泰瑞爾……不確定要躲多久,至少得等到他不會一想起那些事就覺得害羞才算數。
 
--說是這麼說啦。其實威廉心裡還是很想見泰瑞爾的。
 
可是見了面要說些什麼呢?打完招呼就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就算只是單純打招呼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簡單一句「你好」似乎顯得太過生疏,「許久不見」也不適合在這個情況說,要想說出「抱歉一直躲你」更是難上加難。
 
「該直接告訴他理由嗎……?不行,說不出口……」
 
伸手撈過枕頭抱在懷裡,維持著趴在床上的姿勢繼續思索。
 
實際上,威廉早在兩人不說話的第三天就有點忍不住了。本想好好跟對方談清楚的,沒想到晚餐時間卻看見一向不出席的泰瑞爾出現在飯廳,偏偏兩人的位置正好是並排一左一右……最終,威廉挺直了腰桿在座位上坐到用餐時間結束,連一口飯菜都沒動過。
 
此外,昨天下午威廉也有想和泰瑞爾說清楚的意願。就在他硬逼著自己來到實驗室,為了確定自己的進入不會打擾到泰瑞爾而將門打開一個小縫的瞬間--正好和同一時間回過頭的泰瑞爾對上眼。
 
威廉甚至忘了自己是怎麼飛奔回房的。
 
總之就是各種悲劇。完全找不到能好好說清楚的機會。
 
「……好想見他。」話是說了,身體卻沒有要行動的意思。
 
--「威廉。」
 
頭也不回丟下枕頭、跳下床往聲源反方向的牆角靠近。
 
「泰、泰瑞爾!」見對方似乎是想走向自己,威廉嚇得又退了數步:「等等,你別過來!你先別過來!」摀著嘴想強迫自己鎮定,心臟卻胡亂跳動著將血液全送往臉部導致頸部以上的體溫急速上升。
 
「我是想……看看你在不在。」泰瑞爾似乎也被他這誇張的反應嚇著,站在門邊一步也沒前進,「這幾天很少看到你,我還以為是出什麼事。現在看來還滿有精神的,那就用不著我操心了。」
 
「呃……嗯……」
「那麼,我們來談正事吧。」
「……咦?」
 
泰瑞爾的目光緩緩飄向一旁:「你是不是……因為那天的事才躲著我的?」
 
「那、那天?」被這麼一說,那晚的情形立刻在腦海中一掃而過。威廉發現自己突然無法思考,就連回話都變得有些困難,「我……我是……那、那個……」
 
「雖然那時你一直說不痛,但其實還是很難受吧?以生理構造來說,那裡本來就不是能做這種事的地方……這幾天看你躲著我就知道了,要是那天的事情會讓你覺得困擾的話,想分手還是怎麼樣都行,你高興就好。」語畢,泰瑞爾輕嘆了口氣。
 
「我又沒說要分手……」跟坦然的泰瑞爾比起來,威廉倒是顯得格外扭捏:「雖、雖然會不舒服沒錯,但你也模擬過很多次了……實際情況本來就會有所出入,我不會因為那樣就分手。」
 
「那為什麼躲我?」
「這種事情……看不就知道了嗎。」
 
看?泰瑞爾果真盯著威廉看了數秒,最終得出的結論卻是:「你拉肚子?」
 
「……沒有拉肚子。」就某方面來說泰瑞爾還是很難溝通的,威廉很認真的思考自己該怎麼說才能讓對方理解,但他又沒辦法直接把話說出口……「我是……因為一看見你就、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反正不是針對你。」
 
然而泰瑞爾還是沒聽懂:「別說特別講什麼,你可是連招呼也沒打喔?昨天不是還當我的面逃走嗎?」
 
「所以說……緊、緊張吧……大概。」威廉的目光始終注視著地面。當他抬起頭,竟發現泰瑞爾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他面前來了,「你、你別靠這麼近!」伸出手想擋住對方,卻反而被一把捉住手腕。
 
「威廉。」仰起頭靠近威廉,泰瑞爾湊到對方耳邊輕聲呢喃:「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聞言,威廉先是一愣,接著立馬進入死機狀態:「你……你知道……?」
 
「都交往這麼久了,這種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你的反應早就在我的預料之中,剛才那些話當然也只是說著玩。」語畢,泰瑞爾將手搭上對方腰際:「說到這個,為了給你時間好好冷靜,我這幾天都沒跟你說到話,心裡可是非常寂寞呢。威廉你難道不覺得該好好補償我嗎?」
 
「補償……?什麼意思?」
 
--「想跟你一起研究讓做愛變舒服的方法的意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