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反間計﹝泰瑞威廉﹞

  
 
 
 
 
 
 
 
 
「泰瑞爾,你不用瞞我了。」
「瞞你什麼?」
 
『啪!』
 
威廉將一疊資料重重放上桌,轉頭看向身後的整片落地窗:「這是你千方百計想找的現況報告。軍隊部屬、彈藥槍械剩餘數量、軍用物資補給路線、可動員人數跟戰爭時的應變隊形,你要的全都在這裡。」
 
泰瑞爾不動聲色的聽著,手已悄悄搭上一直藏在腰際的短刀。他挪動著步伐,在不發出任何聲音的情況下緩緩靠向那人身後。
 
威廉像是完全沒察覺一般,神色自若的望著夜色──今晚的天空沒有任何星斗,連同本該高掛的皓月一同出走,「在母后眼裡,我這個做哥哥的能力永遠不及弟弟,遇到問題從來不懂得設法解決……雖然現在的一國之王是我,母后卻從不讓下屬聽從我的指示。父王驟逝,什麼話也沒來得及交代,我想他到底也是希望弟弟即位吧。」
 
為了不讓對方發現距離的變化,泰瑞爾刻意壓低嗓子:「也許吧。」
 
「……即位這麼久,一直都只是母后的棋子,連大臣都看不起我。對於這個國家還有那些貪官,我沒有任何留戀。你只要依照來時的目的去做就好。泰瑞爾。」
 
威廉突然回過頭,泰瑞爾的短刀剎時停在半空。刀尖即將觸及額部,前者卻絲毫不見任何懼色。
 
「你……」
 
「但是,能不能請你答應我一件事?」威廉笑道:「要做,就把一切徹底毀了。什麼也別留下。」
 
那笑容,很苦。難看得一點也不像是在笑。
 
泰瑞爾甚至有了威廉正在痛哭的錯覺。
 
「……威廉,其實我──」
「別說你愛過我。」
 
輕拉對方緊握短刀的手,讓刀尖停在自己心窩:「做你該做的就好。」
 
此時的威廉,確是做足了面對死亡的心理準備。打從見到這男人的那刻起,威廉就知道這人絕不是真心要幫助國家,但他依舊選擇重用了這個男人,這個臨國派遣過來的間諜,讓他日夜守在自己身邊,讓他負責自己的安危。
 
心想要是對方真能趁自己不備下手也挺好。然對方卻始終沒這麼做。
 
是可憐自己嗎?也許吧。也許正是因為可憐自己,所以演了一場貼身護衛和君王相戀的戲,給這孤獨的君王相信人的機會,最後再狠狠摧毀這個幻想。
 
該是夢醒的時候了。威廉輕垂眼簾,等待痛楚從胸口刺激每一條神經。
 
──回應他的是一串急促的腳步聲。
 
泰瑞爾跑了。丟下短刀,直接帶著資料跑了。
 
威廉知道泰瑞爾國家的軍隊正潛伏在自國四周,但他並未將此情形通報下屬,也沒有警告那些鬆散的巡邏兵。得到資料後,對方應該會在今晚直接進攻,毫無防備的他們肯定會被直接衝破防護網,他這虛有其名的『王』將會是第一個首要目標。
 
之後迎來的會是怎麼樣的日子?會被關進敵國的地牢嗎?
 
雖然不想就這麼結束,但這種生活再持續下去也毫無意義。
 
「殿下!鄰國、鄰國的軍隊突然集結起來,朝我們這裡進攻了!」隊長慌張得忘了敲門。
 
威廉坐在椅上,沒有任何表情,僅是默默道出一句:「疏散人民,讓全軍撤離國境。」
 
「撤離……還沒開打就要撤離嗎?」隊長問歸問,卻也沒有懷疑威廉的消極指令,只是接著說道:「那麼,請殿下隨屬下一同撤離吧,殿下的安危是最重要的!」
 
「不用了。」威廉搖了搖頭,舉起擺在桌邊的愛刀:「國在人在,國亡人亡。我會在這裡抵抗到最後一刻,寧可自盡也不願成為他國的奴隸。你趕快去幫助人民離開吧。」
 
隊長愣了半响,緊咬著牙根應道:「屬下絕不會棄殿下而去!請容屬下和殿下同進退!」
 
「謝謝你的忠心。但你必須保護我的兄弟,還有母后。我命令你立刻離開。」
 
語畢,隊長故作猶豫的頓了頓,接著才快步離開。
 
真是虛偽的人,臨走前也不忘虛情假意一番。威廉看著手中的刀,靠向椅背大大的喘了口氣。上一回像這麼放鬆是什麼時候?大概是和泰瑞爾到城裡視察的那次吧。
 
說是要去好玩的地方,逕自拉著威廉穿過大街小巷,甩開身後的隨行護衛,又換上事先備好的衣服假裝成平民在街上亂走。買了東西,嘗了食物,竟也和陌生人跳過了舞,一直到午夜才偷偷跑回寢室假裝什麼也沒發生過。
 
好想好想,再去一次──
 
「威廉!」來人猛地踹開了門,竟是泰瑞爾直奔到桌後拉起威廉一頓質問:「你怎麼會跟隊長說要全軍撤離?要不是我攔住他,你們國家就毀了!要死也別拉著全國人民陪你,你沒那麼偉大!」說完就逕自拉著人往外跑,和那時完全一樣。
 
「你、你要帶我去哪!喂!」
「刀都帶了還能去哪,當然是戰場!」
 
聞言,威廉看向自己手中的『噩夢』,自己竟在不知不覺中把武器也給帶上了,「不對,這是……我沒有要上戰場!我、我沒打過仗!」
 
「軍隊我都部屬好了,你只要跟在我後面把敵人殺死就行。你的劍術比我還好。」說著,兩人已經奔出大宅,外頭等著的是泰瑞爾事先備好的駿馬。他靈巧的跨上馬背,接著對威廉伸出了手:「快上來,戰爭已經開始了。」
 
「……你不是,把資料交出去了嗎?」
「是啊。」
「你不是間諜嗎?」
「我是間諜。」
「那你……為什麼又回來?」
 
聞言,泰瑞爾愣了數秒,有些心虛的看向別處,支支吾吾一段時間後才勉強拼湊出一段句子:「該怎麼說……就是、中了反間計的意思吧?總而言之就是威廉你太奸詐的關係,我才不得不回來。」
 
「我……奸詐?」
 
「是啊,連我這天才間諜都被擺了一道。」泰瑞爾故作無奈的攤了攤手:「美色也好肉體也好,明明我不是這麼重視這些的人,到底為什麼會被你給吸引?只是中計也就算了,居然還搞到叛國……威廉你啊,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美、美色?肉體?」到底該怎麼吐槽眼前人的腦子才好……威廉真心覺得泰瑞爾的跳躍性思考能力又到達了更高一階的層次,卻也只是默默坐上他身後,沒有回答。
 
「出發之前我還有件事。」即將甩下馬鞭之際,泰瑞爾突然回過頭道。但他也僅是丟下這麼一句,接著便以微笑帶過。
 
「什麼事?」威廉問。
 
「沒什麼,回來再說吧。」甩下馬鞭,讓馬匹直奔戰火中央。
 
能把自己從自暴自棄的泥沼中救回來的,這個泰瑞爾,真的非常帥氣。威廉緊抱住眼前人的腰際,看向逐漸變亮的天空彼端,此刻的畫面既真實又夢幻,令人分不清究竟是虛是實。
 
──答案是回憶。
 
就算懷裡的溫暖身軀逐漸變得冰冷,威廉依舊瞪大著雙眼不願相信眼前的一切才是現實。
 
在泰瑞爾的陪同下,他率領著大批軍隊力抗強敵,就算被對手摸清了套路也毫不退縮,著實令所有人大開了眼界,說是再軟弱的人也總有堅強起來的一天。
 
然後,敵方槍手射中了馬匹的腿部,威廉落馬。
 
然後,泰瑞爾見狀立刻跟著跳下馬擋在威廉身前。
 
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泰瑞爾只是笑著接下來自祖國的所有子彈,將威廉整個人護在懷裡。他就和威廉心中的唯一支柱──他的父親一樣,連一句道別都來不及說清。
 
眾多馬匹從身旁飛快奔過,沒人撞到他們,竟也沒人停下來關切他們。
 
「泰……瑞爾……」
 
身上沾滿了血腥。是來自對方的腥紅色。
 
「不是說……要我、跟著你嗎……」
 
淚水不受控制的滑落。
 
好不容易撐到黎明,卻又墮入無盡的黑。
 
有人說威廉在那之後發了瘋似的衝上最前線,被敵軍亂槍打死。也有人說威廉趁人不注意,帶著泰瑞爾的遺體離開了國內。各種各樣的說法不脛而走。
 
然而其中唯一的共同點是:再也沒人看見兩人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