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報復﹝ALL古斯﹞

















「令人火大的傢伙……」
 
夜已深,宅邸內卻仍有戰士在活動。踩著重重的步伐下樓到大廳,古斯塔夫繞著圓桌走了一圈,又一圈,接著來到廚房拿了顆大白菜切個粉碎,連收拾也沒有的直接扔下菜刀離開,繞著圓桌走了又是一圈,再一圈,接著才推開大門走到外頭去。
 
「真是……無能!」
 
『碰!』不顧入睡的人而將門大力甩上。
 
前些日子古魯瓦爾多出了個長期任務,數周沒有交合令古斯塔夫浮躁得很,怕對方歸來後沒得到適當休息而又將要求延了幾天,沒想到方才開口向對方提這事,得來的卻是一句:「這個時間最該做的不就是睡覺嗎?」一氣之下古斯塔夫抓起檯燈就往對方頭上砸﹝雖然被躲開了﹞,接著便是現在這個暴走狀態。
 
在門外又是繞了一圈,本想在魔女山谷待到清晨再歸來,一直帶在身邊的長杖此時卻仍在寢室,自己卻又不想折回去帶上長杖再出來……
 
於是果斷繞道宅邸後方。
 
──大片藍薔薇映入眼簾。
 
什麼時候種的?不對……應該要問自己上次到宅邸後方到底是何時。既然花朵開得如此之多,栽培應該不會是一兩天的事,難道自己除了任務之外真的很久沒出過門了……?
 
「誰在那裡?」
 
目光一轉,看見的是身穿黑色長裙的那個男人,瑪爾瑟斯。慣用的斧槍並未帶在身邊,要不是單純出來走走就是有大批柯斯托特躲藏在周圍,就算敵人出現也完全用不著擔心。
 
古斯塔夫下意識退了一步。如果真是如他所想的那樣,沒有長杖的自己可完全占不到便宜。
 
「超人組織的首領……這時間出現在我等身周,有何目的?」
 
見對方看似毫無防備的迎面走來,古斯塔夫猶豫著自己該不該跟著退後,心中卻有個聲音要自己別那麼懦弱,猶豫半天的後果便是讓對方接近到觸手可及的位置。
 
踩著高跟鞋的瑪爾瑟斯,此刻著實比自己高上不少。
 
「回話。」他看似要伸手過來,古斯塔夫立刻將身子往後傾了一些。瑪爾瑟斯見狀,抬在空中的手頓了頓,最終只能緩緩回到身側。
 
「吾想到何處就到何處,無須經過任何人允許。」依舊是往常的那副高傲姿態。古斯塔夫的臉上絲毫不見懼色,彷彿此刻在他面前的只是個毫無威脅性的絨兔布偶,「倒是你,這種時候了還到外頭,難道是意圖謀反?」
 
「我等可沒你如此愚鈍。此刻謀反,想永遠困在這裡不成?」瑪爾瑟斯漂亮地回擊了一句,這倒讓古斯塔夫說不上話了,「此處的花,是我等要求聖女之子所栽培。我等出現在此處也並無不可。」
 
回頭看向大片藍薔薇花田,月色讓花辦添上了幾分詭異色彩。古斯塔夫試想了下身穿紅黑色系長裙的瑪爾瑟斯在花田中穿梭的模樣──完全就是個女人。
 
「笑什麼?」
「……不,沒什麼。」
 
古斯塔夫忍不住笑出聲,在被對方問起的同時立刻收回笑顏。
 
「……知道藍薔薇的花語嗎?」聞言,古斯塔夫回過頭,看見的是已經湊到面前的瑪爾瑟斯,「奇蹟。」他說著,手竟已在不知不覺中撫上古斯塔夫的臉龐。
 
──嚓!
 
古斯塔夫還來不及反應,瑪爾瑟斯已帶著人向後一跳,躲過來自前者後方的一道斬擊。那斬擊的力道,絕對能輕易致人於死地。
 
「放開。」古魯瓦爾多抬劍指向瑪爾瑟斯,緊蹙的眉流露出難掩的怒火。
 
「剛才那道斬擊,怎麼看都不只是朝著我等而來吧。」瑪爾瑟斯收緊環在古斯塔夫腰際的手,後者試圖一隻一隻扳開他的手指,對方卻是直接用雙臂將他牢牢困在懷中,「自己的東西被他人碰觸的感覺很令人厭惡,是吧?」
 
「放開。」古魯瓦爾多僅是重複著同樣一句話,收劍後一個跨步又是一記斬擊,那明顯是能同時傷及二人的無差別攻擊。
 
「快放開吾!」再這樣下去兩個人都會被擊中!古斯塔夫拉扯著環在腰際的手臂,本是紋絲不動的雙臂卻在某個瞬間突然放開並向後退──然此時古斯塔夫再想退開卻是為時已晚。
 
眼看著劍尖劈來,本該砍到自己的劍刃卻是在途中轉了個向,古魯瓦爾多順勢向前又是一個邁步,回身讓劍再度砍向瑪爾瑟斯。
 
『吭!』金屬碰金屬的鈍音傳進耳裡,古斯塔夫回過頭看見的是柯斯托特手持斧槍為瑪爾瑟斯擋下攻擊,一旁又竄出另一名柯斯托特高舉斧槍、劈向古魯瓦爾多所站之地。
 
方才劈出的斬擊還來不及收手,古魯瓦爾多沒辦法完全迴避,只得稍稍側過身子避開要害。斧槍由古魯瓦爾多的右肩劈下,卻是僅止於傷及皮肉而並未將胳臂整個砍下,這便是他側身一舉所得到的結果。
 
古魯瓦爾多本打算在站穩身子後繼續進攻,兩名柯斯托特卻在攻擊落下後直接收手,緩緩退到了瑪爾瑟斯的身後,其中一名不忘將斧槍交給他。
 
「我等可沒在此處戰鬥的意願。藍薔薇可是很珍貴的。」
 
丟下這句話,瑪爾瑟斯回身往樹林中走去,不知道這下子又是要去往哪裡。
 
古斯塔夫看著眼前正在收劍的男人,不解對方為何會突然出現於此,在他開口詢問前男人已搶先一步:「為什麼不躲?」
 
「……躲什麼?」
「那傢伙抱你。」
「當時的情況你也看見了,那不是吾躲不躲的問題。」
「你可以躲開。」
 
古魯瓦爾多冷忘了他一眼,按著右肩的走往回宅邸的路。古斯塔夫無法理解對方為何又發這麼大的脾氣,但看現在的情況似乎也不適合過問這些,僅是跟上對方的步伐回到宅邸。
 
醫務室內空無一人。
 
古魯瓦爾多打開藥櫃,隨意抓出一罐藥水置上矮櫃,脫了上衣逕自進行著消毒與上藥作業。古斯塔夫本想接手對方,卻又不想面對被拒絕時的尷尬,一直忍耐到對方拿起繃帶時才硬是接過,一語不發的將對方肩上的傷口確實包紮。
 
「好了。」確實打了個牢固的結,試扯了下確定不會鬆脫後如此說道。
 
收拾好東西離開,回到寢室的過程兩人也始終沒人開口。進到房內後,古斯塔夫甚至不確定自己今晚要是睡在這裡,明天還能不能看見早晨的日光。
 
「過來。」古魯瓦爾多坐在床上,勾勾手指要古斯塔夫從門邊走進,待人緩緩來到門邊後,伸手扯了對方的手臂讓他跌在自己身上。
 
「你、做什麼!」突然被無禮對待,古斯塔夫火大得幾乎要抓狂,要不是看在對方受傷的份上他早就一腳踹過去了。
 
只見古魯瓦爾多按住古斯塔夫的頭,輕扯著後者的髮絲讓他把嘴靠向自己的雙腿之間,開口就是一句:「要做就自己弄。」
 
「你……!」
「我是為了誰才受傷的?」
 
這句一下子堵得古斯塔夫說不出話。
 
依照常理,要是古魯瓦爾多真的想,他肯定有辦法在傷到一肩的情況下順利進行任何事。或許是對古斯塔夫遷怒吧,總之現在要是古斯塔夫不願進行任動作,估計就只有被按在床上強迫做通霄的下場。
 
……在心裡暗罵眼前人數次後,古斯塔夫認命的開始伺候眼前這位黑王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