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夢境引發的事件﹝古魯古斯﹞﹝歡樂向﹞

  
 
 
 
 
 
 
 
 
 
 
 
 
 
清晨。難得一覺到天明的威廉伸了個懶腰,走到窗前拉開窗簾,朝陽正從魔女山谷的方向緩緩升起。
 
心情甚好的他難得的推開窗,讓帶有些許涼意的微風吹進房裡。
 
床上正躺著不知何時鑽進被窩裡的泰瑞爾,平時總會因為威廉起身而跟著轉醒的他,此刻竟是連翻個身也沒有,估計又是數日未闔過眼了。
 
進浴室梳洗一番,輕手輕腳換了套衣服,在鏡前整頓好儀容。威廉左轉右轉的確定自己的服裝有確實穿好,回過頭又幫泰瑞爾把上床前亂踢的鞋子擺正,在一切細節皆處理妥當後這才安心的步出寢室。
 
『喀啦!』
 
時間還早,走廊上仍是空無一人。
 
不過大廳裡倒是已經有人先一步在等候用餐了。
 
「威廉!」梅莉丟下畫筆邊跑邊跳的來到威廉面前,牽起他的手用力擺動:「今天怎麼這麼早起來,難道又做惡夢了嗎?不管是什麼惡夢梅莉都能幫你解決!想做什麼夢,梅莉都能辦到喔!」
 
「不……昨晚睡得很好。謝謝你。」威廉苦笑道,然而眼下的黑眼圈的確不像是昨晚有睡好的樣子,「你呢?怎麼起這麼早?」
 
梅莉頓了頓,招招手要威廉蹲低身子,接著湊到他身邊耳語起來:「昨天啊,梅莉看見一個很不得了的夢喔!」
 
「夢?」早已知道對方有窺視他人夢境能力的威廉,對此並不感到非常驚訝:「平常不就有很多夢了……這個夢,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只見她露出一抹意義深遠的笑:「這個夢是梅莉創造出來的!」
 
「……嗯,你好厲害。」突然有種被唬了的感覺。
 
「梅莉還沒說完!」拍開正在撫摸自己的頭的手,梅莉再度湊到威廉耳邊:「然後啊……雖然梅莉是讓那個人作梅莉喜歡的夢,可是那個人也好高興喔!明明那是梅莉故意讓他夢到的喔!」
 
終於聽到重點的威廉在心裡偷偷嘆了口氣,「那麼,這個夢的內容是什麼呢?」
 
梅莉在他說完前就回頭跑到桌邊,抓住繪圖本又跑了回來,將上頭的塗鴉舉到威廉眼前:「這個這個!梅莉讓他夢到這個!」
 
威廉很認真、很認真的盯著這幅畫許久,甚至接過畫本來仔細研究。
 
左側,一坨上為咖啡色下為紫色、頂上長著幾根淺粉色短毛的物體。右側,一坨米色偏白色、中央是紅色的物體。兩者中間畫了一顆歪七扭八的愛心,心連結著右側的物體,左側則用一個箭頭指著左側的物體。
 
「……挺抽象的。」意思就是壓根看不懂。
 
「對吧對吧!梅莉畫得很像吧!」梅莉不懂抽象,一聽到『象』字就以為對方是在稱讚他畫得『像』,一下子愉悅起來。
 
「什麼東西很像?」艾依查庫邊問邊緩緩下樓,平常都會和艾伯一起行動的他,今天因為後者正在出任務而只能單獨行動,剛下樓就聽見梅莉在喊叫,一下子就提起了興趣。
 
「這個!威廉說梅莉畫得很像喔!」又跑又跳的把畫本塞到艾依查庫手裡。
 
威廉看著女孩高興的模樣,實在不忍心問她那一坨一坨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縱然心裡對那夢的內容與主角感到相當好奇,卻也只能壓抑住求知慾保持沉默。
 
「喔!是古斯塔夫嘛!」
 
──咦?
 
「對啊!是肚臍!」梅莉用力點了點頭。
 
「旁邊的這個應該是古魯瓦爾多吧?畫得還真像,你這女孩真有天分!」艾依查庫竟是大聲稱讚了梅莉一番。更重要的是他說梅莉畫得很像。
 
「慢著!你說哪個是殿下!」威廉秒奔到艾依查庫身邊死盯著畫看,不會吧這坨米白色的詭異物體居然是古魯瓦爾多是自家殿下!身為下屬的他竟沒第一眼認出殿下……
 
……數秒過後,赫然釋懷。反正能看著這坨東西喊出古魯瓦爾多的人應該只有艾依查庫一個而已,自己沒看出來也不算是什麼大事。
 
「後面還有喔!」梅莉接過本子翻了個頁。這次是咖啡色物體跟米色物體融合在一起的詭異畫面。
 
艾依查庫看了看,接著又是一抹爽朗的笑:「什麼啊,他們倆的感情哪可能好到抱在一起,你這是畫錯了吧?」
 
「梅莉沒有畫錯!這是梅莉給肚臍的夢喔!」像是找到知音一樣的興奮:「昨天晚上想找肚臍玩,所以偷偷讓肚臍做了夢,結果肚臍好高興喔!高興得哭哭囉!」
 
不對……古斯塔夫那男人是不可能哭的……威廉剛想反駁,又想起在夢裡的梅莉是無所不能,只要她想,就是馬庫斯都能一邊擺出攻防抗衡的姿勢一邊痛哭流涕。為了不讓她在自己的夢裡證明她的能力,威廉果斷放棄發言。
 
「呼啊-」說人人到,古斯塔夫一邊打呵欠一邊下樓,無視眾人的繞過艾依查庫與梅莉,直接坐上圓桌旁的沙發。
 
……不對!這套衣服是!
 
「你這男人……為什麼穿著殿下的衣服!」還有褲子!威廉本想直接抽刀質問,手一伸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把『噩夢』給帶出來。
 
「哈啊?」古斯塔夫倒是意外的冷靜,僅是瞄了他一眼而沒有多作解釋,就像身上的這套衣服本來就是他自己的。
 
梅莉拿回畫本邁步跑到他面前:「肚臍肚臍!」
 
「誰是肚臍了!」古斯塔夫用力戳了她的額頭。
 
「你看,這是梅莉畫的肚臍喔!」愉快的心情絲毫不受影響,自顧自地把畫本推到對方眼前開始強迫推銷:「艾依說梅莉畫得很像,肚臍快看快看啦!」
 
「都說了不是肚臍,小姑娘找死嗎?」說是這麼說,卻還是接過畫本看了,「……你說這是什麼?」
 
「這張是肚臍跟白毛抱抱!」用力戳了戳圖畫中的咖啡色一邊肚臍肚臍的喊,見對方沒反應便自動幫人把畫本翻了頁:「還有這張是,肚臍的衣服不見了所以穿著白毛的衣服,白毛說他很喜歡肚臍穿這樣!」
 
梅莉邊說邊拿出魔杖在空中比劃,一段影像由模糊到清晰的竄進另外三人的腦海:
 
「嘖!」古斯塔夫不悅的看著身上的服裝,不知為何寢室衣櫃中的衣物全都憑空消失,唯獨留下古魯瓦爾多的部分。迫於無奈,古斯塔夫只能暫且換上對方的衣服將就將就,「為什麼這麼大件……」伸手扯動鬆鬆的衣領與過長的衣襬。
 
「太矮了吧。」一旁的古魯瓦爾多拉起古斯塔夫身上的衣服,看見衣上的肩膀部分是直接落到肩線以下,難怪衣服會顯得過大。
 
「還有褲子也是,不折起來吾都不能走路了。你平常都是把褲管塞進鞋裡,就算褲子短點也無所謂吧?」說著就舉起桌上的小刀準備進行衣物改造作業。
 
古魯瓦爾多上前拉住對方的手腕,俯下身煞有其事的說道:「坦白說……其實你也很喜歡這樣吧?」
 
「什、誰喜歡了!吾怎麼可能喜歡你的舊衣服!」
「既然不喜歡,那麼脫掉也可以。」
 
話才剛說完,古魯瓦爾多輕抬起對方的下顎準備落下一吻──
 
「停止-!立刻停止-!」古斯塔夫的怒吼打斷了影像:「果然這一切都是小姑娘你搞的鬼,吾的衣服失蹤也全是你的夢弄的吧!你母上安好否!」說完便紅著臉飛奔上樓。
 
「耶!肚臍!」
 
『喀嚓!』
 
「早上的飯菜已備妥,戰士們可以進入了。」梅倫打開飯廳的門恭敬的欠身,抬頭看見正在大笑的艾依查庫與石化的威廉時不解了下,但又立刻恢復鎮定的帶領梅莉就座,「梅莉小姐,請讓梅倫為您添上一杯新鮮果汁。」
 
「好啊!」梅莉坐上椅子,開心的將杯子遞給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