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心血來潮﹝瑪爾艾伯﹞

  
 
 
 
 

 
 
 
 
 
 
 
 
「李斯特,起來。」
 
清晨,室友的聲音清晰傳進耳裡,明顯對方就靠在自己的耳邊。艾伯猶豫著自己到底該不該睜開眼睛,還記得上次面對這種狀況時,他一睜開眼就看見放大版的室友的臉,緊接而來的便是一句:「睡得好嗎?」
 
……清晨把人叫起來問睡得好不好,到底是什麼心態?
 
「李斯特,快起來。」這回對方搖了搖他的肩膀。
 
艾伯最終仍是選擇妥協,他睜開眼望向那人──瑪爾瑟斯,「天都還沒亮……有什麼事嗎?」
 
只見瑪爾瑟斯點亮了檯燈,將矮櫃上的鬧鐘湊到艾伯眼前:「這時間正好,和我等去看日出吧。」
 
「我不──」語尾未落,艾伯硬是被拉下床更衣,就算和對方說自己今天還有課,對方也會說那是下午的事而不允許逃避,過沒多久兩人就一前一後的走出了宿舍。
 
同樣在這時間出現在外頭的還有另外兩個笨蛋。
 
「居然在這種時候把吾拉出來……要是害吾趕不上中午的課,遲到一分鐘拔你三根頭髮,何如?」古斯塔夫冷冷的笑著,被他威脅的人則是怡然自得的打著呵欠,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你聽見沒有?一分鐘用三根頭髮換。」
 
古魯瓦爾多轉頭看向他,神色正經的開口:「關於這個,有件事你必須知道。」
 
「……說吧。」見對方竟是難得的認真,古斯塔夫也就跟著嚴肅起來,回話的同時還不忘壓低音量,搞得好像是在進行什麼秘密對談。
 
只見古魯瓦爾多勾勾手只要他靠得近些,湊到對方耳邊後輕聲說了一句:「其實我,每天早上都被自己帥醒。」
 
 
﹝王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崩你的﹝掩面﹞
﹝其實在寫這段的時候對面的王子爆骰把我家教主幹掉了 ←正在打UL
 
 
「你……當真不考慮就醫嗎?」古斯塔夫兩手握拳,似是隨時會招呼到古魯瓦爾多身上。
 
「你們怎麼……也這麼早起?」艾伯跟著瑪爾瑟斯來到停車場,一眼就看見正在竊竊私語的兩人,從服裝判斷他們應該也是要到外頭去。縱然好奇,艾伯也沒有再繼續追問,畢竟過問他人的隱私總是失禮的。
 
古魯瓦爾多倒是不怎麼避諱,對著瑪爾瑟斯劈頭就是一句:「剛才突然打給我說是有大事,還叫我一定得帶上古斯塔夫。」
 
「確是大事。」瑪爾瑟斯一臉事不關己的走向自己的摩托車一邊說道:「要是你們不下樓來,我等就要盜用你們的摩托車出門,你說事情夠不夠大?」
 
「真是夠沒品的。」古斯塔夫默默呢喃了一句。
 
瑪爾瑟斯掀開機車坐墊,拿出一頂安全帽丟向艾伯,後者差點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砸個正著,「你做什麼?」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要是他的手再慢上一些,安全帽就會直接砸上眼鏡了。
 
「戴上。」
「去哪?」
「看日出。」
 
四個人,兩台摩托車,居然還真的要去山上看日出。
 
縱使已經坐上瑪爾瑟斯的機車後座,摩托車也確實在巷弄中穿梭,他依舊難以相信作息正常的自己居然真的準備要去看日出。
 
「累了的話──」
 
瑪爾瑟斯似乎說了什麼,然而風聲的干擾將之後的句子全部掩蓋了。
 
「什麼?」艾伯向前靠了一點,試著聽清楚對方的話。
 
與此同時,車速漸漸慢下來,瑪爾瑟斯再度開口:「累了就休息一下,到了會叫你。」
 
聞言,艾伯輕笑了下:「我要是睡著了會直接摔下去吧?害死我可是領不到保險金的。」眼鏡早在上車前收進大衣口袋,眼前雖一片模糊但因車速漸緩而能隱約看見早市中正忙著做準備的攤商們。
 
「那就抱緊點。」瑪爾瑟斯邊說,一隻手騰出來按上艾伯環抱在他腰上的手,不出幾秒又為了維持車身平衡而抓回龍頭上,「這裡早上和夜晚都很熱鬧呢。」他道,不忘透過後照鏡瞄了一眼對方。
 
「早上販賣蔬菜水果跟一些便宜的衣服、生活所需品,晚上則是夜市。」因為是在宿舍附近,艾伯對這裡並不感到陌生,但親自到這裡來還真是頭一次。大學生活並沒有外人想像中的那麼輕鬆。
 
數秒過後,瑪爾瑟斯側著頭問了一句:「想來看看嗎?」
 
「嗯?」
「來這裡。」
「什麼時候?」
「想來就來。」
 
「……再找時間吧。」艾伯淡然一笑。
 
一旁,已經跟在他們身後許久的古魯瓦爾多終於耐不住性子,衝到他們旁邊丟下一句:「晚到的人就在山上裸奔。」接著便加速超車,一下子便拉出一段不小的距離。
 
──然而瑪爾瑟斯完全沒有要加速的意思。完全沒有。
 
「……瑪爾瑟斯,你不跟上嗎?」艾伯當然有聽見古魯瓦爾多說的話,他也很清楚那個男人絕對說到做到,輸了肯定會依照約定裸奔,要是瑪爾瑟斯輸了肯定也會被強迫剝光衣物。
 
只見瑪爾瑟斯微微抬起頭,用下巴比了下路旁不遠處的牌子:「速限六十。」
 
艾伯知道他們輸定了。
 
……
 
「呀啊!有變態──!」
「呀啊啊啊──!」
 
想在山上看日出的當然不只他們四個。
 
雖然自己逃過一劫,但對於一到目的地就立刻開始寬衣解帶的瑪爾瑟斯,艾伯還是覺得相當難以理解。
 
那個男人,到底是打哪來的自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