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斷尾番外:宣言﹝古魯古斯﹞

  
 
 
 
 
 
 
 
 
 
 
 
 
剎地睜開雙眼。似乎有什麼不太對。
 
──鬧鐘呢鬧鐘呢鬧鐘呢!!!!
 
床頭櫃上空空如也,本該放在枕頭下擔任鬧鐘第二的手機也不翼而飛,更重要的是從窗外的天空亮度看來早就已經超過清晨,該死的他必須趕火車啊!
 
「可惡……昨晚明明設好時間了的!」
 
飛快下床換衣服的同時不忘唸唸叨叨,古斯塔夫甚至連簡單吃幾口早餐的時間都沒有,從起床到穿鞋的時間甚至不足五分鐘。
 
「出門了!」
「唉等等、小古你的早餐──」
 
母親才剛想把打包好的吐司遞過去,人卻已經不知道跑哪去了。
 
在電梯內整理過儀容,古斯塔夫知道自己的髮型雖沒平常好好整理後那般『整齊』,卻也沒有嚴重走山到會被路人恥笑的地步。
 
好不容易買了火車票下到月台,車門一開──
 
「早。」古魯瓦爾多一臉颯爽的向他打了招呼。
 
「你、你怎麼還在這裡,這時間你不是──」掏出手機看了時間,明明已經超過約定見面的時間整整一個半小時,為什麼這傢伙還在這裡,「你怎麼、還沒到?」
 
「昨晚沒設鬧鐘。」語畢還悠悠地打了個呵欠,古斯塔夫看出他的頭髮的確也沒平常來得整齊,亂翹的髮絲細看還真有不少,「你呢?怎麼還在這裡?」
 
「嗯?什麼?吾?」
 
古斯塔夫本想假裝沒聽到,但又不想像個窩囊廢一樣的逃避事實,掙扎許久後張口準備大方承認自己也是睡過頭──
 
「是睡過頭吧。」古魯瓦爾多卻先他一步回答:「到底也不是什麼作息正常的人,也許是前幾天遊戲玩太晚搞得昨晚睡不著也不一定。」
 
「你……」
 
完全猜中。
 
『咚!』
「嗚!」
 
話題在古斯塔夫的一拳下結束。
 
 
 
火車開了整整四個鐘頭,一直從都市開到鄉村。兩人在某站下車,周遭的景色充滿了鄉村氣息,在這小小村莊之外的地方就是大片田園,據古魯瓦爾多所說,他家是位於村莊北方約十分鐘路程的日式住宅,占地不小,可以很輕易地辨別出來。
 
「還真是個……祥和的地方。」雖然形容詞似乎有些不對,但也想不出有什麼更加合適的台詞因此乾脆就這麼著。古斯塔夫跟在古魯瓦爾多身邊,一直從火車站走到村莊路口。
 
在真正離開村莊之前,兩人從一間公共廁所前走過。
 
「等等。」古斯塔夫拉住走到前頭的人,什麼也沒交代的就往公廁走去。
 
古魯瓦爾多也沒多問,跟著進入後就看見古斯塔夫正對著沾滿灰塵髒污的鏡子整理儀容,「現在整理也沒用吧?都頂著那顆頭坐過火車了。」
 
「你也一樣,過來。」透過鏡子瞪了那人一眼,古斯塔夫轉開水龍頭先確定流出來的水是乾淨的才開始往自己的頭髮抹,「等等不是要和你家人見面嗎?吾可不想讓他們認為自己是個隨便的人。」
 
「……不必這麼緊張吧。」
「並不是因為緊張。」
 
古斯塔夫在確定自己的儀容沒問題後轉而看向旁邊,古魯瓦爾多不知何時起也跟著在他旁邊整理頭髮,但卻是越弄越亂,真不知道平常他到底是怎麼做整理的。
 
「你……平常不是自己弄?」上前拉下對方的手,古斯塔夫把手弄濕後親自替對方重新把頭髮梳理好。
 
「誰知道,沖濕了甩一甩就這樣了。」古魯瓦爾多說得一副事不關己,真不知道究竟是在說真的還是說假的。數分鐘後他再度開口:「你,擔不擔心被我爸媽討厭?」
 
古斯塔夫的手停頓了會兒,「……沒什麼好擔心的,吾愛怎樣就怎樣,他們不同意也沒辦法。」
 
「古斯塔夫。」古魯瓦爾多輕捉住對方正在替自己弄頭髮的手:「你在怕什麼?」
 
「怕?吾可從沒懼怕過任何人事。」
「……正在顫抖哪。手。」
 
古魯瓦爾多加重了緊握的力道:「就算不行,大不了以後都不回去了,你用不著這麼擔心。」語畢,順勢將人拉進懷裡緊擁。
 
 
 
最終還是到了必須面對現實的時刻。
 
標準的日式住宅,兩人在起居室的塌塌米上一左一右的正跪著,他們的對面坐著古魯瓦爾多的父母,同樣也是正跪著盯著兩人看。
 
「古魯。」
「是。」
「你所說的女朋友……就是他嗎?」
 
「對。」古魯瓦爾多連修飾用詞的意願都沒有:「這傢伙是個男人,而我也是個男人,要是你們不接受他,今後我也不會再回來。我想說的就這些,你們自己看著辦。」
 
「喂……」古斯塔夫輕換了一聲,但也並非真的有意要制止對方說下去,反正這男人要做的事是沒人可以阻止的。
 
古魯瓦爾多的父親和自家兒子對視許久後,突然轉頭看向古斯塔夫:「你呢?」
 
「唉?」
「你的意思呢?」
「……什麼意思?」
「你的覺悟。」
 
「……和他一樣吧。但可別奢望吾為此向你磕頭。」古斯塔夫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同不同意是一回事,吾到這裡的用意不過是義務告知,即使兩位不接受吾也不會就此退縮,要怎麼決定都跟吾無關。」
 
──一陣沉默之後,古魯瓦爾多的父親站起身走向門邊:「隨便你們吧。」
 
 
 
午後,古魯瓦爾多到火車站送古斯塔夫上車。
 
「真沒想到你連這些都準備好了……說穿了就是想賄賂吧?」古斯塔夫看著手裡的數個紙提袋,裡頭裝著的都是知名品牌或是國外進口的物品,價格可全都不便宜啊。
 
「正好想到罷了。」古魯瓦爾多邊說邊看向軌道,不遠處已有火車準備駛進站,「下個周末輪到我去你家拜訪。」
 
「隨便你。」
 
火車駛入月台,古斯塔夫提起紙袋上了車。
 
「那個,古魯。」
「嗯?」
「……不,沒什麼。」
 
古魯瓦爾多微偏著頭不解地看著對方,沒有追問。
 
火車緩緩離站,漸漸消失在遠方。
 
古斯塔夫不明白自己為何突然希望對方跟著自己回去,但也沒有真的讓這句話說出口。
 
這種事,還是留著下周進行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