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接近真實﹝古魯古斯﹞

  
 
 
 
 
 
 
 
 
 
 
 
 
 
「那個……王子還在房裡嗎?」
「……嗯。」
「那麼,就由尼西先代替他吧。」
「吾沒意見。」
 
大約是從上周開始。古魯瓦爾多從聖女之子房間出來後就再也沒踏出過寢室,生活的一切所需全都交由威廉幫忙,食物也好、換洗衣物也好,就連普通的一句答覆都必須藉由威廉轉達。
 
據說這是因為聖女之子替他恢復了最後階段的記憶。前兩次都沒有任何症狀的他,從恢復第三階段記憶後就變得明顯不合群,甚至有意迴避古斯塔夫,這情況就連艾伯都顯得非常難以置信。
 
「他到底想待到什麼時候?」
 
任務歸來,古斯塔夫首先來到古魯瓦爾多房門前,依照慣例質問著幫忙『看門』的威廉。
 
「殿下說不希望任何人打擾……就算你每天來也沒意義的。」對此威廉也感到相當為難,能夠幫上自家王子的忙他固然感到榮幸,但這也代表他必須扛起回答他人疑問的責任,偏偏他又不是非常了解情況……
 
「……那個男人還在裡面,沒錯吧?」
「是的。」
 
──「喂!懦夫!給吾出來!」
 
古斯塔夫一把推開威廉不斷敲門:「不過就是恢復點記憶,根本犯不著把自己鎖在房裡,鬧脾氣也該有個限度!」說完又是一陣猛敲,威廉剛想上前攔阻便立刻被長杖狠狠捅了好幾下。
 
「咕……你、古斯塔夫,別鬧了!」威廉忍著腹部的疼硬是把人拉開門口,耳邊突然聽見房內人輕聲說了一句『讓他進來』,抓住古斯塔夫的手立刻放開:「殿下說你可以進去了。」
 
「什麼?」
「你可以進去。」
「他何時說的?」
「……剛剛。」
 
直到剛才都只聽見自己聲音的古斯塔夫根本沒聽見誰說話,對於威廉所說的也半信半疑,不過既然人都說自己得到許可那也沒什麼好追究了。
 
重新站回門前,「吾進去了。」如此說完後轉開門把,房內是漆黑一片,走廊的照明略顯不足以致於無法照亮房內,擺設也好、古魯瓦爾多也好,什麼都看不見,唯一可隱約瞧見的只有一旁掛著的披風。
 
「關門。」古魯瓦爾多才剛說完,外頭的威廉立刻將門帶上。
 
古斯塔夫警戒的站在門邊,直到雙眼稍稍適應了黑暗、逐漸能藉由被封死的窗戶透出的少許光線看清房內後,他將長杖靠在牆邊,邁步走向那坐在床沿的人。
 
「來這裡……做什麼?」古魯瓦爾多看向他問。
 
「你到底想鬧多久?」古斯塔夫在他面前站了一會兒,待坐到對方身邊後才又開口:「不過就是些記憶,多大的人了還這樣。不死之男可都快被你折騰死了。」
 
「……想說的,就這些?」
 
感受到對方的手撫上自己的臉龐,指尖傳來的是過低的體溫,古斯塔夫本想直接揮開卻又覺得古魯瓦爾多實在太反常,已經搭上對方腕部的手默默改為輕撫手背。
 
「……難不成你還想說什麼?」兩人的距離似乎被古魯瓦爾多單方面拉近,近得已經能感覺到對方呼出的氣息,「吾可沒多餘的時間,還有什麼就趕緊說。」
 
『喀啦。』
 
金屬碰撞的聲音傳來,接著是金屬摩擦的聲音。
 
古魯瓦爾多將原本撫著古斯塔夫的手改為按上對方的肩,手指使的力道令後者感到有些吃疼。他就著抓住對方的姿勢再度拉近距離,湊上前輕吻了下對方的唇,「在我殺你之前,快走。」
 
古斯塔夫老早就察覺對方另隻手以不自然的方式繞到自己身後,且對方說是這麼說,抓著自己的手卻也沒有鬆開。他揚起一抹淡笑輕聲回答:「在那之前……你會先被加上吾的印記。」語畢,手輕搭上對方的頸側,不語。
 
兩人僵持不久,古魯瓦爾多率先放下手裡的劍,在古斯塔夫反應過來前猛地抱住他。
 
「你……」古斯塔夫本想說些什麼,話語卻在脫口前打住,愣了數秒才緩緩回抱對方:「……所以你到底想起什麼?」
 
古魯瓦爾多並未回答,僅是簡單說了兩字:「陪我。」
 
對方直接把臉埋在自己頸側,髮絲多少帶來些許搔癢感,古斯塔夫雖想退開一些但也並未真的照做。就連他這麼樣不太在意他人的人都能察覺古魯瓦爾多此刻的異狀,其他人、甚至於外頭的威廉又怎麼可能完全沒發現?唯一可能就是古魯瓦爾多只有在此刻表現出真實情感。
 
「殺了我的……」
「什麼?」
「……殺了我的人……是──」
 
古斯塔夫聽見他說出那人的身分,剎時難掩錯愕的神情,「這次恢復的……就是當時的記憶嗎?」
 
「嗯。」古魯瓦爾多收緊環著對方腰際的手,沒有抬頭。
 
「想哭嗎?」
「……不想。」
「……嗯。辛苦了。」古斯塔夫輕嘆口氣:「之前也曾聽別人提過你生前的事蹟,但那些並不代表什麼。吾清楚你是怎麼樣的人。」
 
「……陪我。」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