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如你所願﹝古魯古斯﹞

  
 
 
 
 
 
 
 
 
 
 
 
店家的人手本就不足,古斯塔夫雖已不是新手,但在排班上還是得和同事輪流擔任大夜一職,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大夜班不受歡迎的原因不只是工作時間跨越整個睡眠時間,而是因為店家的補貨程序大多在深夜。
 
結束工作回到住家時已接近清晨,天有一側微微透出些許光亮。古斯塔夫進入電梯、按下樓層,身子靠向一旁的鏡面讓雙腿稍作歇息,眼皮像是有千斤重般幾乎要睜不開。
 
當電梯門開,古斯塔夫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向自家大門,手在口袋中翻找許久卻遲遲摸不到鑰匙,將手伸往另一邊的口袋也沒有……搞了半天原來鑰匙就在自己手裡。
 
「切……」
 
有些惱怒的看著鑰匙,但現在就算生氣也沒用。
 
隱忍著不悅的心情開了門,為了怕吵醒可能正在房內熟睡的古魯瓦爾多而刻意將動作放慢,打開客廳的燈卻看見那人橫躺在沙發上睡得正香,襯衫沒換下來就算了,甚至連領帶都還打著。
 
「為什麼會睡在這裡……」古斯塔夫將背包丟在鞋櫃上,脫了鞋後邁步走到古魯瓦爾多身邊試圖叫醒他:「別睡在這裡,快回房間。」說話的同時,眼角瞄見被直接丟在沙發旁的公事包,那裡頭不知道裝了多少東西,竟是硬把背包撐得鼓脹起來。
 
古斯塔夫收回視線繼續叫著古魯瓦爾多,後者卻像死了一樣毫無反應。最後,古斯塔夫只得硬是扶起比自己高上許多的古魯瓦爾多走向房間,直接把人丟到床上。
 
「嗚……」在被丟上床的那刻,古魯瓦爾多終於有了點動靜。
 
「醒了?」古斯塔夫俯身看向那人,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醒了就先去洗澡,你還沒換──」
 
「我在等你。」古魯瓦爾多剎地坐起身,險些撞上古斯塔夫:「我已經把工作都完成了,你換套衣服和我出去。」
 
「去哪?」
「海邊。」
「……吾明天還要上班。」
「那就請假。」
 
雖然很想一口答應,但要是真的請一天假,明天的大夜班就得由威廉接手,這麼一來某位粉髮休學學弟就會毫不留情地把所有工作推給自己,這可不是什麼良好的結果。盡管古斯塔夫不覺得自己會乖乖讓那傢伙欺負。
 
見古斯塔夫仍在猶豫,古魯瓦爾多又默默說了一句:「是你說想去的。」
 
「什麼時候?」
「上個月。」
「……那麼,先讓吾睡一覺再──」
 
古魯瓦爾多一口打斷:「我開車,你睡我車上。」
 
聞言,古斯塔夫雖想拒絕卻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再說對方都已經特地把工作排開了,自己再回絕豈不是太過分了嗎,「知道了,吾這就換套衣服。」
 
 
 
※換狀況分隔線。以下這段和上面這段不連貫,只有先後關係。
 
 
 
當古魯瓦爾多下了班打開家門,有那麼一瞬間以為自己正在作夢。
 
「……歡迎回來。」古斯塔夫半身赤裸的從廚房探出頭來,仔細一看還不只是半身赤裸這麼簡單──那傢伙居然還穿了圍裙!正是那件古魯瓦爾多特地買回來叫他穿而他打死不穿的圍裙!
 
腦袋受到的刺激似乎太大了些。
 
古魯瓦爾多默默退到外頭,關上門,拿出鑰匙又開了一次,望向古斯塔夫……又默默的退到外面關上了門。
 
「該死……這招的傷害真高……」
 
獨自在門外冷靜了一段時間後,古魯瓦爾多重新開了門。
 
「你到底在做什麼?」古斯塔夫沒有探頭,專心致志的看著瓦斯爐上的那鍋湯,手裡的勺子不斷沿著鍋邊攪拌,似乎是在看湯到底滾了沒有,「古魯,你看這能喝了沒有?煮很久了。」
 
語畢,等了許久卻仍得不到答覆。
 
古斯塔夫正要回頭,古魯瓦爾多突然從身後抱住了他:「為什麼穿成這樣?」
 
「……買的時候不就說想這麼看嗎。說是想看吾穿上它的模樣。」語尾剛落,低頭就見原本環在腰際的手突然關了瓦斯,「為什麼關掉?」
 
「不用煮了。」
「什麼意、嗚!」
「這樣就夠了。」
 
「你、別亂摸,現在……啊……」
 
 
──END ﹝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