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像戀人一樣﹝古魯古斯﹞

  
 
 
 
 
 
 
 
 
 
 
 
 
「明天排休了嗎?」
「沒有。」
「……請假。」
「為什麼?」
「……吾有計畫。」
 
隔天,古魯瓦爾多並未上班。
 
 
 
1.      合照
 
「站好別動。」古斯塔夫命令完邁步走到古魯瓦爾多身邊,舉起手機研究許久,好不容易開到相機模式並將手機背面的鏡頭轉向自己,卻因為看不見兩人是否都有入鏡而弄了許久,照片拍了又刪、拍了又刪。
 
「喂。」古魯瓦爾多看向身邊的人,默默對他伸出了手。
 
古斯塔夫和他對視數秒後默默交出了手機。
 
只見古魯瓦爾多將手機前後左右全看了一遍,又開啟手機的相機設定頁面弄了一段時間,接著拉過古斯塔夫的肩膀、將手機舉至兩人正前方,兩人的模樣完完整整的出現在螢幕之中。
 
『喀擦!』
 
拍照完成。
 
在將手機交還的同時,古魯瓦爾多默默說道:「這手機有自拍用的鏡頭。」
 
 
 
2.      情侶裝
 
「吾和你,有相同款式的衣服嗎?」
「……要找。」
 
十五分鐘後,兩人穿著同款的黑色背心與牛仔褲出門了。
 
 
 
3.      對戒
 
路過某間首飾店門口時,古魯瓦爾多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古斯塔夫跟著回頭,待語尾落下時古魯瓦爾多已經開門走了進去,前者也只好隨後進入店家。
 
只見古魯瓦爾多回絕了店員的介紹,獨自在展示櫃前研究了一段時間,最後指了指其中的一副對戒並要求店員取給兩人試戴。
 
「……太小。」古斯塔夫看著卡在手指中段的戒指輕嘆了口氣。畢竟對戒的性別設定是一男一女,女生那方的戒圍肯定稍小一些,作為男人的古斯塔夫是不可能戴得下。
 
「沒時間訂製。」語畢,古魯瓦爾多跟店員另外買了兩條不鏽鋼鍊,直接命令古斯塔夫戴在頸上。
 
 
 
4.      出遊
 
「……來這裡,做什麼?」
「……嗯。」
 
兩人一左一右的坐在公園長椅上,看著只有幾個老人家在打太極的遊樂場。也對,今天可是平日,孩子們都在上課呢。
 
「……那個啊。」良久之後,古斯塔夫剛要開口對身旁的人說些什麼,回頭見到的卻是一個老人家──「滾開!」惡狠狠趕走硬要擠在他們中間的老人,坦白說剛才他差點以為那是真的古魯瓦爾多。
 
「你要說什麼?」看著老人離去的背影,古魯瓦爾多問道。
 
「……從交往到現在,似乎不曾一起出門遊玩過。」古斯塔夫故作鎮定的說道,此刻他的牙根正止不住的發顫。撒嬌之類的話果然不適合他,一個男人對另一個人提出這種要求像什麼樣。
 
古魯瓦爾多盯著他思考了數秒,接著站起身把身邊人拉到澆花水管旁邊,「站好,別動。」
 
「做什麼?」心中突然有股寒意。
 
……『唰啦──』
 
「你這傢伙找死!」古斯塔夫一個箭步撲到對方身上,奪走他手裡的水管直接把水柱對著古魯瓦爾多的臉噴,「誰說要這麼玩了!誰說了!」
 
 
 
5.      為對方梳理頭髮
 
「你這傢伙到底哪根筋不對。」
 
兩人互噴了整整三十分鐘,身上的衣物老早全濕成一片。公園裡的老人看著脫下背心正在擰乾的他們,不知為何竟也露出一抹和藹的笑。
 
古魯瓦爾多看著被淋得溼透、完全貼在臉上的古斯塔夫的頭髮,雖然自己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卻開口叫喚了對方:「過來。」後者雖疑惑了下,卻依舊邁步走去。
 
他把手裡擰乾的背心蓋到比自己略矮一點的古斯塔夫頭上,輕輕為對方將頭髮擦乾。就在古斯塔夫開始思考為什麼對方突然轉性的同時,古魯瓦爾多一把將古斯塔夫的頭往後推並說了句:「唬你的。」
 
……古斯塔夫是直接把背心丟到對方臉上的。
 
 
 
6.      共飲飲料、共食食物
 
古魯瓦爾多看著馬路對面的冰店問道:「要不要去?」
 
「你先把衣服穿上怎樣?」古斯塔夫看向對方以食指勾著甩到肩後的背心,雖說都是男人、不穿上衣也無所謂,但要去店裡的話穿這樣不管怎麼看都──
 
「一碗芒果牛奶冰。」古斯塔夫後面的話都還沒說完,古魯瓦爾多已經殺到人家店門口點餐去了。結果最後兩人還是到人家店外的座位上享用這碗冰,另外還點了兩杯冰奶茶。
 
炎炎夏日果然還是喝冰的好。古斯塔夫這麼想著,拿起手邊的冰奶茶喝了一口,接著就看到古魯瓦爾多跟著拿起自己剛剛喝過的杯子也喝了一口。
 
「……咳嗯。」故作鎮定的輕咳一聲,吃了幾口冰之後古斯塔夫伸手去拿古魯瓦爾多手邊那杯沒動過的奶茶,結果對方在自己喝完之後又立刻拿過去喝了一口,「你不嫌髒嗎?」
 
古魯瓦爾多和他對望了數秒後,注目焦點緩緩從對方的雙眼下移至唇瓣,接著露出了一抹曖昧的笑。
 
 
 
7.      一同回家
 
吃完冰後,兩人又在街上閒晃許久,等發現太陽西下時衣服早已乾得差不多。
 
上一次像這樣在外頭閒晃一天,直到傍晚再一起回家的情形,大概是在許多年前的學生時代吧。那時,新生的古斯塔夫很容易和師長起衝突,剛入學不久就成了眾所注目的對象,同樣作為問題學生的古魯瓦爾多和他打了個賭,問他敢不敢和他接吻,沒想到這一吻下去竟把人生都給攪在一塊了。
 
「……到底為什麼要伸舌頭。」思及此,古斯塔夫不禁感到有些頭痛。
 
「什麼舌頭?」古魯瓦爾多不解地看向他,後者只是擺擺手說了句沒事,古魯瓦爾多也就沒有再繼續追問。
 
那時,古斯塔夫住在學生宿舍,古魯瓦爾多則和家人一同居住,兩人的回家方向只有出校門後的一小段路是相同。如今,古魯瓦爾多不顧家裡人的反對搬出來住,還堅持拉上無處可去的古斯塔夫一起,兩人就這麼在同一個屋簷下度過了兩年時間。
 
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你笑什麼?」古魯瓦爾多看著淡笑著的某人,有些不解的皺起眉頭。
 
古斯塔夫依舊是那句話:「沒什麼。小事而已。」
 
 
 
8.      接吻
 
來到家門前,古斯塔夫一如既往拿出了鑰匙,身後人卻輕捉住他的手制止他的行動。像是早已習慣對方突如其來的行為,古斯塔夫並未感到訝異。
 
古魯瓦爾多並未說隻字片語,扳過對方的臉逕自落下一吻。
 
「嗚……」和那時一樣,從一開始最簡單的兩唇相碰,到對方的舌在自己的口腔肆虐。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古魯瓦爾多依舊是那麼霸道的男人,除了外貌變得較為成熟之外幾乎沒有任何改變。
 
良久之後,古魯瓦爾多才放開對方,說出的第一句話便是:「開門。」
 
 
 
9.      同床共枕
 
直到對方盡興時已是深夜。雖說古魯瓦爾多的技術相當熟練,過程中幾乎不會傷到自己,但古斯塔夫依舊能感受到下腹傳來的不適感。
 
身旁的人早已昏睡過去,因為今日突然的請假,明天他必須更早到公司去處理兩天份的工作才行。古斯塔夫自己倒是無所謂,今天可是名正言順的排休,只是他的確不清楚對方請了這天假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或許,該讓對方好好睡一覺才是。
 
想著,古斯塔夫剛要起身,突然想起每次只要在半夜回去自己的房間,早上起床時都會發現古魯瓦爾多跟著他到他的房間去睡。換言之,想讓古魯瓦爾多好好休息,最好的方法就是待在這別動。
 
「……鬧鐘……好像不在這裡吧。」
 
……算了。大不了明天請假就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