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登山﹝布列威廉﹞

  
 
 
 



 
 
 
 
 
 
「……誰約的。」
「他。」
 
艾伯李斯特毫不猶豫出賣了身邊的瑪爾瑟斯。
 
「大好連假居然把人抓出來爬山,你這人到底哪裡不對勁!」古斯塔夫終於壓抑不住怒火,轉頭就對著瑪爾瑟斯開罵:「把人找出來就算了,地圖不對、路標看錯,手機沒訊號又找不到路,吾可不想在山──」
 
「閉嘴。」古魯瓦爾多伸手摀住古斯塔夫的嘴:「你太吵了。」
 
其實硬要說起來今天這場活動應該只有瑪爾瑟斯跟艾伯李斯特會參加。原本就是艾伯李斯特自己想爬山,告訴瑪爾瑟斯之後他就立刻通知了同為損友的古魯瓦爾多,古魯瓦爾多就拉著古斯塔夫陪他上山,古斯塔夫在前一天晚上又打電話給威廉叫他一定要過來感受芬多精,威廉在同意之後告訴布列依斯,沒想到後者也要跟──這才是六人聚會的真正主因。
 
一行人坐在石階上稍做休息。明明看起來的確是人為開闢過的道路,但為什麼不管怎麼走都找不到盡頭或柏油路?
 
「要喝水嗎?」威廉看著似乎不太舒服的布列依斯,默默遞出了手裡的水瓶。後者輕搖了搖頭,說他只是有點累了而已,「這裡好像海拔挺高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山。」
 
「前提是得活著。」布列依斯輕嘆了口氣,抬頭看向晴朗的天:「從上來到現在已經過好幾個小時了,要是不能早點下去,傍晚過後會很危險。估計我們誰也沒帶照明燈。」
 
「學長他們好像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裝備什麼的應該只帶了最基本的。艾伯李斯特假日常常去爬山,瑪爾瑟斯學長的體力也不錯,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其他人的體力沒辦法撐到下山……」說完,威廉看了布列依斯一眼,又趕在對方發現之前將目光別開。
 
像是注意到了對方的視線,布列依斯開口說道:「不用擔心我了,這點程度還──」
 
「笨蛋!別跳!」
 
語尾未落,就聽見後頭的艾伯李斯特在大喊。兩人同時回過頭,看見的是站在山坡邊緣的艾伯李斯特與正拉著他的瑪爾瑟斯,唯獨不見古斯塔夫與古魯瓦爾多的身影。
 
「他們人呢?」布列依斯立刻趕到兩人身邊,並且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向被樹叢遮掩得看不清下頭情況的山坡,「在這下面?」
 
「剛才他們不知道為了什麼大吵一架。」瑪爾瑟斯默默將艾伯李斯特往後拉到安全些的地方,防止他失足摔下去。
 
「……古斯塔夫邊說話邊後退,等我注意到的時候他已經不見了。當時古魯瓦爾多正要跳下去。」艾伯李斯特接著將瑪爾瑟斯不清楚的部分說完。他輕推了下眼鏡、肩膀微微下垂,像是突然被什麼給奪走了全身力氣。
 
威廉著急地看看四周,思考他們方才前來的方向有無辦法到達這斜度頗大的山坡之下,沒想到他都還沒找出答案,瑪爾瑟斯就先行將整個背包塞到艾伯李斯特那裡,自己提了個水壺就說要下去找他們。
 
「別開玩笑了,你一個人上哪找?這裡不是平地,是山上!」
「人是由我等帶來,他們的人身安全就必須由我等負責。你們在這裡等著。」
 
語畢,艾伯李斯特還以為對方也要跟古魯瓦爾多一樣直接往下跳,見對方是扭頭往石階之下快步走離,心裡突然鬆了口氣,但又突然想到這並不是個好方法,「等等,我和你去!你一個人太危險了!」
 
「不必了,你跟著去才是最危險的。」
「你登山的經驗沒有我多,我不放心。」
「我等可還沒愚笨到無法照料自己的程度。」
「這跟你笨不笨無關!」
「既然如此就在這待著。」
 
「……我去吧。」終於,布列依斯終是下定了決心:「雖然不是很常,但我總歸還是登過幾次山。走過的地方我會用石頭做記號,如果找不到人就會立刻回來。」
 
不等另外三人做出反應,布列依斯逕自快步離開。他甚至不敢知道威廉在聽見自己說的話之後露出了怎麼樣的表情。
 
下了石階,在路旁撿了幾顆較大的石頭排成箭頭當做記號,接著走往與剛才不同的方向。布列依斯回憶著剛才從那上頭看下去的景象,高度姑且不論,光是那些幾乎佈滿整個山坡的枝葉與粗糙樹根,人只要在那上頭滾個兩圈就會受到不少擦傷了,何況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掉下去?
 
再說,那種斜度幾乎是毫無可著力的位置,古魯瓦爾多貿然跳下,結局很有可能是直接在那下頭撞斷雙腿,另外再搭上一個重傷的古斯塔夫,這狀況不管怎麼想都不太妙。
 
……越是思考就越是著急。布列依斯搖了搖頭想把這些壞想法趕走。
 
看著眼前這斜度不大的山坡,樹根穩穩地沒在土下,僅露出三分之一的樹皮,樹與樹之間的交叉正好形成一個類似階梯的景象,如是扶著樹幹在樹根之上行走,不論下去還是上來都不是件難事。
 
布列依斯看看身旁,提起腳邊一根粗大的樹枝,讓其的兩端一頭向著方才來的方向,另一頭則向著自己準備下去的方向,以此防止自己上來時找不到能回去的路。
 
「好了,這麼一來──」
「布列依斯!」
 
回過頭,就見威廉自他後方飛奔過來,眼底有著難掩的怒氣。
 
「你來做什麼?去上頭待著。」布列依斯微瞇起雙眼,也不顧什麼長幼有序之類的禮節,一開口就是命令對方回去。
 
「最該回去的是你吧。」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沿路都用跑的,威廉說話的同時還一邊喘著粗氣:「在場的三個人都是學長,你自顧自的說要去找就跑了,以為我們真的會放心?何況你根本沒上過山。」
 
聞言,布列依斯冷哼一聲:「我們想要順利下山,能依賴的只有登山經驗豐富的艾伯李斯特,要是他跟瑪爾瑟斯一去不返,光憑我們能走多遠?就算我回不去,你跟著他們至少還有活命的機會,你到底考慮過這些沒有?」
 
「……我不需要你為我打算這些。你還沒經歷過的,我已經經歷過了。」
「怎麼?現在又要來誰大誰小這套?」
 
……有的時候,威廉真的很不喜歡對方這種固執的個性。因為擔心下一個吵起來的就是他們兩個,威廉只能選擇轉移話題,「他們在這下面對吧?」
 
「對。」布列依斯撇頭看向山坡底下,頓了數秒後才不甘不願的說了句:「一起下去吧。」
 
兩人在下山的過程中意外有默契的一語不發。等到了底下,回頭往上看時威廉才輕聲呢喃了句:「他們真的還活著嗎?」
 
「……大概吧。」光是從那上面到這裡的高度就已經有些可觀,另外再加上石階跟中間那段山路的落差,還有從石階上望下來的可怕斜度……坦白說,布列依斯不是很想看見爛掉的兩具屍體,「先去看看吧。瑪爾瑟斯他們還在上頭等著?」
 
「他們要先往前找路,晚點再在石階那裡集合。」威廉的目光依舊在那陡峭的山壁上,若有所思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兩人按照剛剛的方式沿途做了記號,一邊對照著指南針的方向尋找古斯塔夫他們可能掉落的地方。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兩人在一處山壁之下看見一個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的粗大樹根,其上還沾滿了未乾的鮮血。
 
布列依斯仔細觀察著樹根,又抬頭看了看上頭那些本該好好長在山壁上、現在卻全被弄斷的枝葉,心中倒抽了口涼氣,「這裡,應該是古斯塔夫掉下來的地方。」如此一來,那從山壁上一路往下的痕跡也就有了合理解釋──古魯瓦爾多是緊貼著山壁滑下來的。
 
「旁邊這裡有拖行的痕跡。」威廉招了招手要他過去,並伸手指向地面這些明顯人為弄得稀巴爛的枯葉,「……雖然我不覺得學長會用這種方式拖著古斯塔夫走。」
 
兩人沿著痕跡所指的方向行走,不久後在某棵大樹下看見了古斯塔夫的背包,旁邊還放著一些不該屬於古斯塔夫的裝備,在這之後便沒了任何有東西被拖行的跡象。
 
「照這麼看來,那傢伙應該是帶著古斯塔夫走了。」布列依斯看著前方說道。眼前這條路是下坡,古魯瓦爾多應該是認為這方向能夠下山,所以才帶著古斯塔夫往這方向走,拖行的痕跡應該是他一開始打算拖著背包一起走,後來嫌麻煩才乾脆把東西丟在這裡。
 
一旁,威廉從剛才就不知道在背包那裡翻找著什麼,直到布列依斯湊過來問時他才開口:「學長把水壺、指南針跟古斯塔夫沿路畫的簡易地圖拿走了,另外還有各自的手機。既然還能考慮到這些,學長他們應該沒事。」
 
「……是嗎。」布列依斯有些訝異威廉竟然能想到檢查他們的裝備,剛想問對方打算先回去還是乾脆追上古魯瓦爾多,口袋中的手機就先傳來了震動。拿出來一看,此處有著極微弱的訊號,來電者則是遠在另一頭的艾伯李斯特,「喂?」
 
「你們在……我們、沒有……他們呢?」
 
「……訊號太差了,我這裡聽不清楚。」布列依斯也不管對方想說什麼,自顧自的開始把事情交代清楚:「我跟威廉會合了,他們掉下來的地方有血跡,受傷的人應該是古斯塔夫,古魯瓦爾多的情況我們不清楚。他們不在掉下來的地方,不過我們沿著拖行的痕跡走有看見下坡路,古斯塔夫的背包在這裡。」
 
「好。你們在哪?」不知怎的,這句話倒是特別清楚。
 
布列依斯簡單交代了過來這裡的方法後,艾伯李斯特要他們在原地等著。
 
「他們要過來。」
「這裡?」
「嗯。」
 
反正他們過來還需要一些時間,布列依斯乾脆在這裡席地而坐、稍作休息。威廉坐到他身邊,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又沒有開口的勇氣。
 
布列依斯想起對方在到達有血跡的樹根那時,不斷抬頭看著山壁思考的模樣,稍加琢磨之後隱約發現了對方一直沒膽說出口的話,「如果摔下去的人是你,我一定不會跟著跳下來。」
 
「……在那種情況下,不可能跟著跳下來的吧。」威廉默默看向別處,對於始終沒有提出的疑問竟然被對方主動提及這點,除了驚訝還是驚訝,「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跟著──」
 
「只不過。」布列依斯一口打斷他:「就算摔下去的是我,你也不准跟著跳下來。我們之中必須有個人去求救,要是兩個都在山下,沒人發現我們就只能等死。」
 
……這倒也是。
 
在那之後,艾伯李斯特和瑪爾瑟斯與兩人會合,四人沿著下坡路走了一段時間後看見了一直遍尋不著的柏油路。古魯瓦爾多背著古斯塔夫站在路中央,頸上掛著內容物所剩無幾的背包,以一種只要有車子經過就一定要強迫人家帶他們去醫院的氣勢擋在那裡。
 
最終,六人終於攔下一輛碰巧經過的遊覽車,結束這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出遊。
 
 
 
 
 
 
 
 
 
 
 
 
 
 
 
 
 
 
 
 
後記:
原本是打算練習把威廉的性格寫得強勢一點,後來卻變成敘事跟形容事件以及引導觀眾的練習了 ﹝炸
雖然還是有扯到一些CP觀,不過感覺上這篇的主角雖然是布列威廉,但古魯古斯的存在感卻格外的重……下次只好讓威廉跳跳看了 ﹝不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