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日出 章二 ﹝古魯古斯﹞

 










雖說是鄉下地方,稍微熱鬧一點的區域還是有的。
 
這村莊的幼稚園僅有一間,但卻離古斯塔夫家有一些距離,因此他每天早上都為了趕時間而覺得頭大。
 
「死小鬼起床!快起床!」
 
不同於之前,現年六歲的古魯瓦爾多像是什麼開關被打開了一樣,一旦睡著了就很難清醒。明明先前只要古斯塔夫步出房間他就會跟著衝出去,現在卻得要古斯塔夫三催四請、甚至把人整個拖下床,古魯瓦爾多才會帶著迷濛的雙眼發出一聲:「啊?」
 
「啊什麼,快起來了!」見對方已經睜開眼,古斯塔夫二話不說立刻把人拎到浴室。古魯瓦爾多在鏡前緩慢刷牙,古斯塔夫在身邊給他換衣服、整理頭髮,一如往常地為了省事而將對方略長的頭髮全部往後梳理,等他整理好後古魯瓦爾多也終於刷好了。
 
粗暴地把人丟上腳踏車,籃子與後座仍綁著尚未送達的報紙。古斯塔夫用最快的速度騎了整整十分鐘,在幼稚園前緊急煞車後立刻把古魯瓦爾多丟下車並將自己反背到胸前的書包丟給他,「麻煩了。」他對門口的老師說道。
 
就在他準備踩下踏板繼續送報時,古魯瓦爾多用力抱住了他的大腿,數秒後才默默鬆開:「哥哥再見。」
 
「……再見。」看著對方這像是例行公事一樣每天都要做一次的動作,古斯塔夫並未阻止,一直到對方主動放手之後才匆忙離開。
 
「好囉,我們進去吧。」雖然時間還很早,清楚古魯瓦爾多家庭狀況的班導依舊親切的要他趕緊進教室。
 
古魯瓦爾多看著古斯塔夫漸漸遠去的背影,一直到那人消失在轉彎處後才一把甩開班導的手,逕自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班導已經不止一次向古斯塔夫提過,說古魯瓦爾多非常不合群。雖然上課時間總是相當安靜,每每卻都在自由活動時推倒同學,也曾把午餐的熱湯倒在和他起爭執的同學身上,不管是誰和他搭話都是一副愛理不理,老師的管教也從來不聽。
 
「……簡直就和剛來的時候一樣。」思及此,古斯塔夫將報紙投入郵箱時不自覺嘆了口氣。
 
並不是說他不想管教,只是在古魯瓦爾多的教育方面,古斯塔夫和他的母親也覺得非常頭大而已。因為早就見識過那孩子的惡劣脾氣,即使現在的古魯瓦爾多在私底下依舊如去年一般好親近,他卻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去要求那孩子對其他人也必須像對待他一樣溫和。
 
「當年,你是用什麼方式教育吾的?」送完報紙來到田裡,古斯塔夫一邊進行收割作業一邊問道。
 
婦人一派輕鬆的回答:「放牛吃草唄。剛離婚那陣子你比現在的古魯還小,我賺錢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照顧你?倒是你,一點也不黏我,連作業都是自己簽名,叫我這做媽的該把臉往哪擺。」
 
「那傢伙不可能用這種方式教育。」抹去額上的汗珠接著說道:「打從第一次見到那孩子,他就是一副極度缺乏愛的模樣,現在好不容易願意和吾親近,再一手推開可就沒辦法保證他會變成什麼樣。吾可不想去派出所保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出來。」
 
「呦,這不是想得挺遠嗎?終於有點做爸爸的樣子啦!」婦人抬起沾滿泥土的手就要往古斯塔夫臉上抹,卻被後者眼明手快的避開了,「放心吧。你啊,就維持現在這方式和那孩子相處,時不時提醒他不可以欺負別人、不可以總是對外人這麼兇之類的,再大一點他就會懂了。那孩子和我一樣,很聰明的。」
 
「……不,那孩子的體內沒有吾的血,也沒有你的。」
「這有什麼關係?都是一家人了還在乎那些?」
「你可別四處說他是吾的孩子。吾才二十三歲,有個六歲的孩子像什麼樣。」
 
聞言,婦人冷哼了一聲:「你媽媽我啊,十九歲那年就懷上你姐了,你這小鬼是老娘二十二歲的種。要不是你姐當年跟著那死鬼走、斷了消息,現在肯定也是長得亭亭玉立!」
 
「那和吾有什麼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老娘十九歲就懷了第一胎,你十六、七歲搞大人家肚子又算什麼?這可是青出於藍,值得讚許!」語罷,婦人用手肘撞了下古斯塔夫,「你這傢伙倒也挺爭氣的,二十歲就跟個女孩子結婚。只可惜,命不夠好……」
 
「……是啊。」一提及在結婚後不久便去世的妻子,古斯塔夫的臉色立刻沉了。
 
婦人見狀,便開始試著打圓場:「好了好了,都過了這麼久還沒看開?女孩子再找就有,要不是那女孩你也沒辦法照顧古魯不是嗎?把對那女孩的愛放到這孩子身上吧。」
 
話雖如此,氣氛卻依舊詭異得可怕。
 
 
 
傍晚,古斯塔夫到幼稚園接古魯瓦爾多時,從班導那邊聽說了這麼一件事:
 
前些日子,古魯瓦爾多將熱湯潑到同學身上,不管老師怎麼問,古魯瓦爾多都不願意解釋什麼,而那位被潑湯的同學也只是一再指責對他動手的古魯瓦爾多,並且不斷堅持自己沒錯,就連正好在現場的同學也無人為古魯瓦爾多辯解,於是班導只能單方面處罰古魯瓦爾多,藉此讓對方家長平息憤怒,而身為做錯事這方家長的古斯塔夫,對此也是完全沒有意見。。
 
然後,數天後的今日,班導終於從其他同學口中得知,當天古魯瓦爾多之所以會如此憤怒,便是因為那位同學嘲笑他是沒有父母、只有哥哥的孤兒。古魯瓦爾多先是大聲怒罵,對方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此事,甚至還說古斯塔夫和古魯瓦爾多長得一點也不像、完全不像是同一個媽生的,所以古魯瓦爾多一定是被丟在路邊再由古斯塔夫他們撿回去扶養的垃圾。
 
也就是在這時候,忍了一個早上古魯瓦爾多才會直接把湯潑到對方身上。對方家長來時不但大聲斥責古魯瓦爾多,還強調他本來就是個沒人要的死小鬼而已。
 
在班導和古斯塔夫說這事時,對方的家長就站在旁邊。古斯塔夫看向自己身旁那位有些心虛的男子,抓起古魯瓦爾多的手把他拉到男子面前,開口就是一句:「連道歉都不會的話,簡直就和人渣沒什麼兩樣了。」
 
「你、你說什麼!」男子瞪大雙眼看向他:「老子為什麼非得跟他道歉不可?這沒爸媽的小鬼算哪根蔥啊!他潑我兒子熱湯,這筆帳我可還沒跟你們算,你現在居然──」
 
語尾未落,古斯塔夫已經一拳打在對方臉上。男子疼得蹲到一旁,鼻子不斷流血。
 
「誰說他沒父母!吾乃他爸!」古斯塔夫說完後回頭看向教室內剩下的所有學生,不顧班導的好心勸阻大聲吼道:「吾就是古魯瓦爾多的父親!今後誰敢再說他沒爹沒娘,吾就把你們吊起來打!」
 
 
 
隔天,那個被潑熱湯的同學主動來到古魯瓦爾多身邊。
 
他搖搖古魯瓦爾多的肩膀,劈頭說出的竟是一句:「你爸爸真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