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OP同人】傷﹝基羅﹞

  
 
 
 
 
 
 
 
 
 
 
自香坡地諸島分別之後的某日。
 
羅清點著已採買的貨物,思索是否有任何東西遺漏,身後則跟著被當成駝獸的佩金與夏奇。並不是作為船長的他不懂得體恤部下平日的辛勞,只是昨天兩人不知怎的在廚房突然吵了起來,混亂之中竟摔破他慣用的那只馬克杯──為了不被船長用ROOM支解成好幾十塊找不著身體,兩人在認錯的當下立刻提出願意被剝奪自由、在上島後擔任船長的『貼身船員』的賠罪方式。
 
既然能多兩個自願替自己搬東西的搬運工,何樂而不為?當然,羅並未忘記同款的馬克杯足有三個之多。
 
「船長,那裡……」
「嗯?」
 
順著佩金的目光看去,廣場中央不知道又是誰跟誰起了衝突,熱鬧得很。羅不是特別喜歡湊熱鬧的類型,普通的打架他是興趣缺缺,只在最外圈稍微喵了一眼就準備轉身離去。
 
下一秒,一個男人被從人群中央丟了出來,擋住羅的去路。
 
另一邊,一群海賊在那兒囂張的大笑,其中有幾個並不是完全的生面孔。稍加思索之後,羅想起那幾個是曾經見過的、基德海賊團的船員。
 
……既然部下在這裡,老大應該也離得不遠。
 
才剛這麼想,轉頭就見某個穿著毛絨絨大衣的紅毛從酒吧步出。不知道是真的心情不好還是單純因為沒有眉毛,總之那男人的臉色一如初見那般可怕,最大的區別則是身體與臉部多了幾道傷痕。
 
「這不是尤斯塔斯當家的嗎?」帶著想調侃對方的心情,羅先行向對方打了招呼。
 
基德回頭瞄了他一眼,沒有走遠也並未開口,呆站在那裡就像是在問對方到底想幹嘛?羅邁步走到對方跟前,經過酒吧門口時不著痕跡的朝裡頭望了一眼──能被摧毀的都摧毀得差不多了,大概又是誰招惹到他吧。
 
「托拉法爾加……你這傢伙怎麼也在這裡?」看著矮自己一截的羅,基德問道。
 
「補給而已。倒是當家的,手下在廣場鬧事也不打算阻止嗎?」
「無所謂,別礙著老子就行。」
 
「……還真是無法無天啊。」簡單扯淡幾句後,羅再度開口:「是說,當家的身上的傷……該不會是船醫給處理的吧?這弄得可真是專業,傷口癒合程度連我都覺得敬佩。」
 
聞言,基德額上一下子爆出了青筋:「你他媽給老子閉嘴。」
 
在那之後,兩人也沒再多做交流,這幾句是他們在島上的唯一對話,之後的一兩天雖然都曾在街上碰頭,卻也沒人再向對方打招呼,兩人僅是簡單的擦身而過。基德海賊團的出海時間比紅心海賊團還早一天,羅也不著急,就順著計劃又待了一天。
 
再下一次見面時,距離街上巧遇那次不知道相距了多久。唯一能用來判斷的,大概就是草帽海賊團的團員一個個都依然下落不明。
 
作為醫生,羅最好是滴酒不沾。但那天他也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瘋,一上岸就想著去酒吧晃晃。佩金苦口婆心的勸了幾句,發現自己沒辦法改變自家船長的想法之後便拉著貝波硬是要跟上去,羅也沒有阻止他們。
 
酒吧中吵鬧依舊。羅帶著兩人坐到角落,一個最不起眼也最顯眼的位置。他讓佩金去點了杯水果酒,接過時小酌一口,接著便再無飲用的意願。
 
貝波在一群醉漢中還是比較顯眼的,即使他已經坐到了角落。這麼一隻大白熊,不管到哪都是眼球吸引器,此刻已經能感受到許多覬覦他毛皮的視線正衝著牠來──而牠唯一做的就是從椅子上站起身,默默挪到羅的身後、那個最最角落的位子瑟縮起來。
 
「貝波,你不覺得這樣更顯眼嗎?」
「船長……」
 
說是這麼說,羅倒也沒有要趕牠回去的意思。就憑這幾個莽撞的醉漢是不可能帶走這隻大白熊的。
 
『碰!』
 
門被來人大力推開,原本嘈雜的環境瞬間安靜下來。
 
不論是身高還是體型都特別顯眼的男人邁步走進,右手揮了下示意身後的船員們自由活動,接著便坐到吧檯前的空位上。當一行人囂張進場,不少機靈的顧客立刻起身離去。
 
羅一眼就認出了那個男人。縱使對方已經變得和當年不盡相同。
 
「這種時候來喝酒?尤斯塔斯當家的可真是好興致。」拿起那杯幾乎沒喝的水果酒,就像專程在這裡等候對方似的坐到那人身邊。
 
基德倒是表現出一副完全不意外的模樣,看也不看羅一眼,說了句「怎麼又是你這傢伙。」後便繼續喝著老闆送過來烈酒。
 
「不論我出現在哪裡都不用感到意外。這裡可是偉大的航道。」明知對方根本沒那意思,卻依舊假裝不知道似的提醒一句,想來羅是根本不在乎他人的想法,「當家的這次要逗留多久?」
 
「等那幫渾蛋鬧夠了就上路。」
 
──還真是含糊的答案。
 
「既然用這種詞彙形容船員,作為船長的當家的自己又怎麼樣?」轉頭剛要看向對方,最先注意到的卻是基德左肩以下那特別醒目的義肢。剛才這男人進門時是被大衣遮住才沒看見吧。
 
基德笑了幾聲,沒有回話,直至注意到對方的視線落點後才悠悠開口:「這麼點小病小痛還奈何不了老子。別忘了這裡可是偉大的航道啊。」直接把羅的句子照抄,從某方面來說也真是相當沒創意。
 
「……尤斯塔斯當家的可真是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上回碰頭時不也多了幾道醫術高明的外科醫生留下的記號?」羅默默收回視線,喝了一口手邊的水果酒。
 
「海賊可不是每天窩在船艙裡就能完成航行。這麼多場戰鬥下來,斷條胳臂少條腿都還算幸運。死在老子手下的弱者都不知道能堆成幾座山啊。」提及此,基德突然露出一副自豪的模樣,就像殺人無數是什麼值得嘉許的事。
 
「也對。作為海賊,受這點傷也沒什麼大不了。」羅淡笑著站起身,壓低帽沿回身叫上貝波和佩金說是要去街上走走,臨行前他在門口又丟了一句給吧檯那位依舊狂傲不羈的男人:「給當家的做傷口處理的外科醫生,醫術確實是相當高明。」
 
──基德覺得這句話似乎有點耳熟。
 
就在他回頭要問對方言下何意之時,酒吧的門已被人開啟又穩穩靠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