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日出 章三 ﹝古魯古斯﹞











「聽說大城市的教育比鄉下地方更好。」
「……那就帶他過去吧。缺了什麼記得打電話回來。」
「吾正有此意。」
 
 
 
古斯塔夫在大城裡找了個送貨員的工作,一如計畫的將古魯瓦爾多送進租屋處附近的小學就讀。
 
城市內的生活方式和鄉下地方完全不同。古魯瓦爾多雖不像普通的鄉下孩子一樣會赤腳在大馬路上奔跑,卻相當習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閒著沒事就往田裡鑽或是跑去泥地挖蚯蚓的田園生活,剛到城內的那段時間,古魯瓦爾多總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為什麼又是那張臉?」
 
學生的假日應當是最快樂的時候,此刻的古魯瓦爾多卻是板著一張臉、用一種相當哀怨的眼神看著正準備去上班的古斯塔夫。
 
「為什麼一定要一個人在家……」古魯瓦爾多看向那台他幾乎不會去開的老舊小電視:「這裡好無聊,我想回去找奶奶。我不要一個人在家。」
 
雖然已經不是會抱著自己大腿不讓人出門的年紀-盡管還是個沒多大的孩子-但他依然會用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還記得開學之初,古魯瓦爾多為了不想一個人去學校,每天都要上演書包不見、鉛筆盒失蹤還有制服消失之類的戲碼,搞得古斯塔夫幾乎每個早上都得跟時間賽跑。
 
最後兩人達成的協議是:古斯塔夫每天都要在陪他吃完早餐、帶他到學校之後才能去上班。至於古斯塔夫如何用『年輕的單親爸爸獨自照顧年幼孩子』的淒悲故事跟老闆達成共識則是後話了。
 
但是現在,古魯瓦爾多說他不想一個人在家。
 
如果對於這種變相的警告置之不理,古斯塔夫有預感不久後的某天,當他下班回到家時這個鬼靈精怪的小鬼肯定會躲在家裡某處假裝失蹤。如果只是這樣那倒也還好,但若是他躲藏的是洗衣機裡之類的地方,一旦不小心觸動到開關……
 
「……跟吾過去吧。」最終仍是選擇了妥協。
 
古斯塔夫將古魯瓦爾多帶到貨運公司,很認真的向老闆介紹起自己的『兒子』。老闆見到這傳說中「又囉嗦又任性年紀又小但卻不怎麼會大吵大鬧」的孩子,很和善的向他打了招呼,還從辦公桌下拿了糖果要給他吃。古魯瓦爾多本想拒絕,卻在古斯塔夫的殺人眼神下默默妥協了。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能不能讓他跟著吾出去?這孩子每逢吾不在身邊就會開始胡鬧,讓他單獨留在這裡恐怕會造成不少麻煩。」
 
「跟著你去啊?」中年男人看著年幼的古魯瓦爾多,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禿頭,「也不是不行……但這樣你就得一個人搬貨了,沒問題嗎?」
 
古斯塔夫篤定地回答:「吾將以工作為重。」
 
──然後老闆就同意了。竟然真的同意了!
 
 
 
「車上的東西不能亂碰,不能隨意下車,不能吵鬧,不能失禮,不能──」
「哥哥真囉嗦。」
 
古魯瓦爾多看著正在給自己繫安全帶的人,忍不住抱怨道。
 
「……並非吾偏好碎念,但工作和兒戲完全不同。這跟過往的送報可是兩碼子事。」輕嘆口氣,古斯塔夫給自己也繫好安全帶後發動了車子,載著一車貨物去往各個地點。
 
古魯瓦爾多並不是閒在車上一整天。因為古斯塔夫必須一個人把貨物搬上搬下,古魯瓦爾多就肩負起幫他開關車門與貨櫃門的任務,為了防止貨物失竊種種問題,古斯塔夫把這任務形容得相當重要,成功騙倒古魯瓦爾多給他做『非法童工』……雖然他自己倒也做得挺開心的。
 
「嘿,阿古。」
 
當古斯塔夫把一箱看似相當沉重的貨物搬進美髮院,裡頭的設計師與助理們立刻給他打了招呼。其親切度只能以『真不愧是服務業』來形容。
 
「午安。」古斯塔夫對他們點了下頭,拿出簽收單要老闆娘在上面簽個名。
 
古魯瓦爾多在關上門後,從店外看見古斯塔夫身邊圍了好幾個女孩子……雖然他知道人家在他離開前進行點貨是很正常的事,但不知怎的就是想過去湊湊熱鬧。
 
然後他就真的開門進去了。
 
「那小孩好可愛,是誰的啊?」
 
有設計師在他開門前就開口問道,古斯塔夫回過頭看見古魯瓦爾多跑進來時差點沒吐血:「不是說了要你在車上等著嗎?」
 
「是你的啊?」美髮院的老闆娘笑了幾聲:「長得挺帥氣的嘛!」
 
「……雖然並非吾所生……算了,是挺帥的。」已經習慣他人誤以為古魯瓦爾多是自己的孩子,古斯塔夫連解釋都懶了。店裡的助理似乎對古魯瓦爾多很感興趣,跑到他身邊又捏又抱,熱情到讓人想問這間店的生意真的沒問題嗎?
 
古魯瓦爾多像根木頭似的站在那裡,對於『大姊姊』的問題一概當作沒聽見,頭啊臉啊身體啊手阿肚子等等,幾乎全身上下都被這幾位小姐摸了個透徹。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他才像突然醒悟似的突破人牆、一把抱住正在和老闆娘扯淡的古斯塔夫的腿:「我才不要給別人摸!」
 
「什麼嘛,好可愛的發言啊!」其中一名設計師笑開了嘴:「看不出來這孩子還挺黏你的呢,男生這麼黏爸爸沒問題嗎?」
 
「沒什麼,從小就這樣。」古斯塔夫邊說邊抓住一直在扯自己衣服的古魯瓦爾多的手問他想幹嘛,後者只是一直死命往前者的身上爬,直到古斯塔夫蹲下身把人背到身上之後他才終於停止這接近騷擾的行為,「這就高興了?」
 
古魯瓦爾多趴在古斯塔夫背上,兩眼發直的看著剛才不斷把手摸到自己身上的眾女人們,大有宣示主權與劃清界線的意味存在。至於那群人能不能收到這層訊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照你這麼說,那幾間店的業績似乎也下滑了呢。」
「不清楚。但貨的數量有顯著減少是事實。」
「嗯……真是謝謝你的消息,能讓你給我們送貨真是太好了。」
 
語畢,老闆娘伸手往古斯塔夫肩頭摸了兩把。
 
……說是說老闆娘,但印象中只有二十八歲的她至今仍是單身狀態,只有二十四歲的古斯塔夫對她來說應該是塊極為鮮美的肉。
 
古魯瓦爾多年紀雖小,撇除以為牽了手就會懷孕之外,對這方面的事情倒也不是完全不理解。於是他大力踢了幾下原本好好扣在古斯塔夫腰際的腿,嚷嚷著要趕快去下一個地方的同時故作掙扎的把手往古斯塔夫方才被摸了地方拍了幾下,就像要把什麼髒東西給拍掉似的。
 
「好了知道了,別亂動。」
 
向美髮院的眾人簡單道別後,古斯塔夫把古魯瓦爾多背回車上,同時也鄭重警告他絕對不可以在沒得到允許的情況下隨便下車,「這裡不比以前,隨便下車可是相當危險。明白吧?」
 
古魯瓦爾多盯著對方數秒後,很認真的抓起古斯塔夫的手,語重心長的說了句:「哥哥不可以懷孕喔。」
 
「……哈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