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日出 章四﹝古魯古斯﹞

 










古斯塔夫的公司是排休制。員工們必須在一個月前先排定休假日期,並且確定撞期的人數不會多過標準值,如果沒在時間內完成排假,就有極大的可能必須等到別人取消假日時才能休息。
 
那天,古斯塔夫下班回到家時已經接近午夜。他不知道古魯瓦爾多是否還醒著,便依然帶回兩人份的晚餐,進了家門卻遍尋不著那個話有越來越少的跡象的小鬼頭。最後他才在古斯塔夫自己的床上看見那個埋首在被窩中熟睡的孩子。
 
「為什麼會睡在這裡……」
 
古斯塔夫看著霸佔自己床位的人,雖想把他抱回另一個房間,卻又因為擔心吵醒對方而作罷。
 
獨自回到客廳用餐,古斯塔夫打開電視、將音量調整到最小,看著一則則重播的新聞消息。哪個藝人外遇了,哪個地方出車禍了,哪個人被搶劫了,說到底這些和他根本沒有任何關係。真不知道人們為什麼會喜歡關注這些有的沒的。
 
收拾完微波食品的塑膠盒,將另一個沒拆封的放進小冰箱內,自己明天的午餐看來已經有了著落。從桌上拿起古魯瓦爾多固定擺著等自己簽名的聯絡簿與作業,仔仔細細的把每一個連絡事項看過一遍,也將作業的每一行字、每一個算式都確認過──沒有任何錯誤。
 
這麼說來,離鄉背井來到城市也已過了五年左右。因為工作問題,平常是不可能特地回去鄉下老家,多半是等到過年期間、公司放長假時才有辦法帶著古魯瓦爾多回去一趟。
 
……也不知道是不是叛逆期,總之最近的古魯瓦爾多似乎不怎麼願意和他親近了。
 
過去經常賴在客廳不睡覺、一直等到他下班回家之後才甘願上床的古魯瓦爾多,現在已經會在固定時間自動回房,古斯塔夫經常是回到家就只能看見他的睡顏。而那個總愛在周休二日強迫自己帶上他去公司的小鬼,不知從何時開始也變得偏好獨自待在家一整天。
 
「……果然是叛逆期嗎。」看著連絡本上的那一行醒目字句,班導以紅筆親手寫上的、有關古魯瓦爾多在學校和同學打架的事情,古斯塔夫在一旁以相當官方說法的語氣給班導道了歉,並說自己會在明天去一趟學校。
 
隔天是平日。但也是古斯塔夫的休假日。
 
一早他便從外頭帶了早餐回來,並且一如往常的把古魯瓦爾多叫醒─不費吹灰之力的-。天氣有些偏涼,學校早就要學生把服裝統一換成冬季版本,古斯塔夫在古魯瓦爾多捲起衣袖洗手的時候注意到那雙小小手臂上的紅痕,以及左臉上那塊不應該存在的瘀青。
 
「……老師打你,是不是?」
「……我打同學。」
「所以,老師打你了?」
 
古魯瓦爾多沒有應聲。
 
古斯塔夫沒有任何猶豫,命令古魯瓦爾多把聯絡簿拿出來後立刻把昨晚寫的所有委婉字句以奇異筆塗黑,並用原子筆在空白處寫上『去你的』三個大字,還在下頭註記『吾說過不許打學生,下午見』。
 
在送古魯瓦爾多去學校的路上,古斯塔夫要他清楚交代了從校門口走到教室的路後才放人。明明該是個放鬆身心的假日,今天卻顯得格外難熬──為了不影響課程的進行與學生上課的心情,直到接近放學時間才去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吧?
 
盡管現在的他非常火大。
 
下午三點,古斯塔夫換上白襯衫與西裝褲,準時從自家出發,到達學校時正好是學生們的打掃時間。他依照古魯瓦爾多所言來到第二棟大樓,剛準備踏上樓梯,就聽見旁邊的男廁內傳來水聲與孩童的爭吵聲。
 
水聲聽起來是有人正在往塑膠水桶內注水,而那爭吵聲──其中一個聽上去頗像是古魯瓦爾多的聲音。
 
或許是父性作祟,古斯塔夫下意識探頭往男廁內看了一眼。
 
水聲改為沖上牆面或地面的聲音。兩個男孩抓著裝滿水的沉重水桶,同時朝著站在門口的另一個男孩──古魯瓦爾多潑去。古斯塔夫伸手把人往自己的方向扯,蹲下身將嬌小的身軀緊緊護在懷裡。
 
那一瞬間,現場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古斯塔夫看也不看那幾個潑水的孩子,伸手將眼前因碰水而散落的頭髮向後撥去,對著懷裡的人就是一句:「班導在哪?」
 
 
 
渾身濕透的古斯塔夫跟著古魯瓦爾多來到教室。後者的左眉至右臉頰被劃出一道今早並未看見的紅色傷痕,乍看並不是什麼大傷口,不會導致破相。
 
班導一看見古斯塔夫,立刻板出老一輩師長會有的囂張嘴臉,指責他在聯絡本上寫髒話是非常糟糕的行為、再這樣下去古魯瓦爾多只有學壞一途,又說古魯瓦爾多的偏差程度已經接近無藥可救、不打絕對教不了他,甚至還一概否定古斯塔夫的教育方針──盡管他的放牛吃草式教育也根本沒有什麼教育方針可言。
 
「吵死了。」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古斯塔夫出言打斷欲繼續說下去的老男人。
 
他走到同樣被叫到教室外頭的、昨天和古魯瓦爾多打架的那名學生面前,問:「吾子,古魯瓦爾多打你哪裡?」見男孩指指自己的腹部和後背,他轉身來到古魯瓦爾多面前,用一定的力道打向對方的腹部。
 
接著,古斯塔夫要古魯瓦爾多背過身去,然後用同樣大的力道揍了下去。後者疼得蹲下身,表情也跟著扭曲起來。
 
「站起來。」古斯塔夫扯著古魯瓦爾多的衣領硬是把人抓起來,待後者站定了身子,他望向班導再度開口:「那個男人,打你哪裡?」
 
──古魯瓦爾多沒有說話,面無表情地指向自己左臉的大片瘀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