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近水樓台﹝泰瑞威廉﹞












「呃……嗯。」
「……嗯。」
「所以……交往囉?」
「……嗯。」
 
人家都說衝動是魔鬼,這句話果真無誤。
 
一分鐘前,泰瑞爾脫口說出:「女孩子每次見你都跟你打招呼,還主動告訴你手機號碼跟LINEID,這意思不就很明顯了嗎?你以為我是為了什麼才一直都翻你手機的?」
 
四十秒前,威廉默默回問:「所以……那些莫名被刪除的女孩子的電話跟黑名單裡的人……都是你弄的?」
 
二十秒前,泰瑞爾有些惱羞的問了一句:「所以你到底從不從?」
 
現在,在泰瑞爾再三確定之後,證實了威廉的確是同意交往。
 
──該死的,未免太順利了吧!
 
於是,某節下課鐘響後,泰瑞爾名正言順的出現在教室門口。
 
「為什麼……你要來這裡?今天沒課不是嗎?」威廉站在距離教室門口足有一點五公尺遠的地方看著那人,腳步略微前進又略微後退的像是在考慮該不該過去,但現下他就是不過去也沒辦法,因為這間教室的門只有這麼一個。
 
「的確沒課。」泰瑞爾看向威廉身後,那個總是笑著對後者打招呼的女孩:「越是接近的人越是容易得到。如果想完全控制一個人,就必須比所有人都要靠近那個人……很簡單的道理。」
 
「……嗯。」略微點頭。
 
「光是在對方心裡留下印象可是不夠的,明白嗎?」泰瑞爾揚起一抹自信的笑,這句話的針對性著實非常強烈。
 
──所以你是在怒刷存在感嗎?
 
威廉雖然很想這麼問,最終卻沒有真正說出口。平常的泰瑞爾估計是不會做出這種行為,這次大概又是為了什麼目的而出現在這裡,既然如此自己還是別再多問才好,免得到時候矛頭轉而指向自己。
 
「那麼,你說說看現在想做什麼吧?」
「……我想回宿舍休──」
「吃飯嗎?我知道了,走吧。」
 
二話不說牽起威廉的手前往餐廳。
 
「呃、等等,手……」語尾未落,威廉回頭看向身後那位拿著書本、看似要前來對自己搭話的女孩,雖然只有說過幾次話,但就這麼離開似乎不太好意思。然而,在威廉掙脫前那女孩已率先對他溫和一笑。
 
 
 
因為並非用餐時間,餐廳內的人其實並不多。兩人並肩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才剛就坐不久威廉就開始講起了電話。泰瑞爾故作鎮定的繼續用餐,平常習慣戴著的耳罩也在此時取下──他正在分析威廉與對方此刻的話題以及對方的身分。
 
聽威廉的回答應該是在討論小組作業的相關事情,如果對方是女孩子的話,威廉的語氣應該會更溫和一點……換句話說,對方應該是他的同學,而且是個男的。
 
到此,泰瑞爾就覺得沒有必須繼續聽對話的必要了。
 
數分鐘後,待他收起手機,泰瑞爾隨口問了句:「是誰?」
 
威廉也沒有隱瞞,毫不猶豫的回答道:「前陣子系主任分發了一個小組研究作業,我負責把資料做成電子檔。剛才同學打電話來跟我確認進度。」
 
果然不出所料。
 
「是什麼研──」
「庫魯托。」
 
一旁,某個銀髮男子颯爽現身。
 
「學長?」威廉看向端著餐盤站在自己身邊的人,眼底有著難掩的笑意:「真難得,居然會在這時間碰到。」
 
「旁邊有人坐嗎?」問歸問,古魯瓦爾多也不等對方回答就逕自坐了下來,坐下之後還不自覺呼出一大口氣:「有間公司要我在畢業之後去他們那裡當正職員工,順便再替他們物色幾個有潛力的人才。明年一起過來怎樣?」
 
聞言,威廉很認真的開始進行考慮。古魯瓦爾多的能力本就不凡,會在畢業前被公司拉攏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這麼一說,泰瑞爾似乎在剛入學時就已經被高科技業者相中,現在雖然只是個實習生,但學費與住宿方面都是由那家公司負擔,從各種方面來說都是只有天賦異稟的優秀人才才能得到的待遇。
 
相較之下,什麼都沒有的自己反而顯得遜色不少。盡管已經大三,威廉現在卻依然得依賴打工才能平衡學費與生活支出,畢業之後也得想辦法解決住宿方面的問題、不能再待在學校宿舍……要是下學期想住校的人太多,抽籤沒抽中的話,或許就得提前多一份房租開銷也不一定。像他這樣的人,去了大公司又能提供多少幫助?
 
一想到這裡,威廉就覺得腦袋有些隱隱作痛。
 
「不需要。」
 
當事者都還沒回答,泰瑞爾已經搶先一步開口:「雖然威廉這男人只是個依靠打工度日的普通大學生,成績上也沒什麼特別出色的地方,而且又不是喜歡跟別人競爭的個性,在職場上肯定會被上司壓得死死──」
 
「泰瑞爾。」
「安靜!」
 
雖然作為晚輩,依然不減其與生俱來的氣勢。
 
「不管怎麼樣,他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研究也好報告也好,這男人至今還沒有缺交過任何一次作業!所以他一定能進到我們公司上班,不需要你!」不知怎麼搞的,說到最後竟然還咬牙切齒起來。
 
古魯瓦爾多耐著性子聽完對方這一長串言論,雖然不知道前面那一大段貶義詞的用意何在,但至少能從結尾聽出泰瑞爾對威廉的高度信任。故意讓氣氛僵持了數秒,接著他才淡笑了幾聲:「是嗎。」
 
意外冷淡的回答之後,古魯瓦爾多拿起托盤-連同那些根本沒動幾口的餐點-走到不遠處的另一批人那裡去了,看上去他似乎和那些人互相認識。
 
待『外人』離去,威廉才放下那隻始終掩著面的手,有些無奈的看向身邊的人。見對方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就保持著轉頭看窗外的模樣,他突然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起才好。
 
「……那個……」
 
「話都說了,你可別讓我失望啊。」威廉還在琢磨字句,泰瑞爾已經回過頭繼續吃他的飯了:「你只剩一年多的時間可以掙扎。」
 
「……高科技產業需要的專業知識,不是我擅長的東西。」其實威廉真正想說的是泰瑞爾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讀中文系這件事,不過猶豫一段時間後還是覺得不妥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我盡力吧。」
 
說這麼說……面對那些化學元素跟電路板之類的東西,威廉還是覺得很頭大就是了。一年多的時間,究竟能夠進步到什麼程度?
 
「不懂的就來問我。雖然不是隨時都有空,稍微撥點時間來教教你還是沒問題的。」一提到與自己的專業相關的話題,泰瑞爾的話便又多了起來:「等等回寢室之後可以先從最基本的電路圖開始研究……電路圖你懂吧?首先從背下電路符號開始,然後──」
 
「泰瑞爾,能不能先等吃完飯再說?」
「……好吧,剩下的回寢室再繼續。等你大概理解之後就能進展到電路設計了。」
 
威廉有預感,直到他畢業甚至是進入泰瑞爾任職的公司工作之前,幾乎每天都得接受這種一對一的高壓迫式教學。而且對方還是自己的學弟。學、弟。
 
「……我是不是應該凶狠一點?」
「嗯?什麼?」
「……不,沒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