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說歸說﹝艾依羅索﹞

  
 
 
 
 
 
 
 
 
 
 
 
 
「我回來──」
『啪!』
 
語尾未落,一個紙團直直飛到艾依查庫的臉上,讓他把後面的話給梗了回去。
 
「搞什麼……又來了?」不只是剛剛被丟過來的,不大的套房內幾乎滿地都是紙團,其他也有部分是用來參考的報章雜誌或書籍。明明出門前還收拾得好好的,回到家卻變成了這樣,不知道的人肯定以為是遭小偷。
 
某個紅色菌類坐在電腦桌前,兩腳極沒品的交疊上桌,一臉不耐煩的和某人通電話。艾依查庫躲過滿地物品一邊將手裡拎著的塑膠袋放上桌,裡頭的兩個便當因為略低的氣溫而顯得有些偏涼……從菌類說的話聽來,似乎是正在和編劇大吵特吵。
 
「又是編劇啊……」艾依查庫脫去大衣、掛上衣架,印象中上一次像這樣吵大約是在一個月前,而且一樣在月底。照這麼看來又是月刊的散文內容寫不出來了。
 
終於發現同居人回來的菌類,抬首就是一句:「喂,稍微收拾一下。」
 
「這不是你丟的嗎,要丟就自己──」
「囉嗦!你們定的標題根本有問題,現在居然賴到我頭上來了?一群雜碎!」
 
看著依然自顧自講電話的某人,艾依查庫輕嘆口氣,站起身開始將東西一一歸位。仔細一看,紙團內並不是完全空白,多半都是寫些文章大綱或是某些資料的重點整理、針對某篇文章的簡略心得等等,其共通點就是那堆和執筆人的性格完全沾不上邊的文雅字句。
 
……想當初自己也是被這個欺騙社會大眾的憂鬱文青形象給騙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到艾依查庫抱著最後一疊書放進專門用來收納書本的紙箱,耳邊終於有了便當被拿出並打開的聲音,「外頭很冷?」羅索嚼著早已冷卻的米飯一邊問道。
 
「都什麼季節了,當然冷。」沒有坐到桌邊和對方一起吃飯,而是窩去牆邊開始將那堆紙團一一攤開並整理成一疊──還記得上次艾依查庫直接當作垃圾回收,事後竟被羅索逼著去資源回收場再把東西全部找回來。當然,羅索自己也是有動手找的。
 
「我做的可不是得每天出門的工作,不知道外頭的情況也是當然吧。」一臉理所當然的吃著別人頂著寒風給他帶回來的便當,還將所有收拾善後的工作全數丟給同居人,無良程度簡直令人髮指,「還沒下雪吧?」
 
「沒有。」
「嘖,連雪都沒得寫。」
 
雖然說是矮桌,雖然說是席地而坐,但羅索在這種情況下卻依然堅持把兩腳跨到桌上,背靠著牆、便當置於兩腿之間的桌面,從各種方面來說用這姿勢進食的畫面都非常驚悚。
 
──那些讀者如果知道他們一直喜歡著的大作家居然是這種人,少女心都不知道要碎了幾百遍。
 
「喂。」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羅索開口叫喚道:「有什麼好想法沒有?」
 
聞言,艾依查庫愣了愣,語氣有些顫抖的回問:「你現在該不會……是要叫我幫你想月刊內容吧?」
 
「哼,就憑你能想出什麼好句子。我只是要知道新的題材!」視線被長長的瀏海遮去了大半,剛要叫對方幫自己拿電腦桌上的髮夾,艾依查庫就已經把東西遞過來了,「每個月都得寫那堆騙小鬼的東西,哪來那麼多東西可編!」邊說邊把礙事的瀏海掀起、反夾到頭上,菌類瞬間成了被扒皮的洋蔥。
 
「新題材啊……」終於收拾好紙團的艾依查庫移動到矮桌邊,打開便當扒了幾口後竟還真的在替對方思索可寫的散文內容。
 
想當初他也是看到羅索寫的文章,覺得這人頗有深度、很有氣質才開始關注他的作品,只要是他寫的書或有刊登他所寫文章的雜誌都照單全收,沒想到深入認識之後卻發現這人除了極沒禮貌、極沒品之外居然還是個男的。
 
……至於最後到底是怎麼變成同居關係就不在討論範圍。
 
總而言之,對於羅索的寫作功力,艾依查庫確實是給予最高等級的肯定,因為他寫出來的東西有能夠騙倒所有男性女性讀者,並且為自己塑造出一個絕佳形象的強大效果。但是這麼樣的一個人,現在卻在問自己討題材。
 
討題材。討題材。討題材。
 
「羅索,該不會以前你也……」
「哈啊?」
「……你以前,是不是也跟別人交往過?」
 
聞言,羅索突然收回了右腳,「是啊。」邊說邊心不在焉地夾起蔬菜放進嘴裡:「是和編劇交往過,認識你之前都住在他那,題材也都是和他討。」
 
默默放下手裡的竹筷,艾依查庫臉色一沉:「你們做過了?」
 
「做?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和那種雜碎做!」不知道是說謊還是事實,羅索在第一時間就否認了對方的猜測,「與其做這種無意義的猜想不如快點幫我想題材!」
 
「題材這種東西本來就該作者自己想,好歹我以前也是你的粉絲!」
「連題材都想不出來留你何用!」
「留我沒用不會不要留啊!這裡是我家,大不了你滾蛋嘛滾蛋!」
「大冬天的要我滾去哪裡!雜碎就該有雜碎的樣子,快去洗澡!」
「去就去!以後晚餐自己想辦法!」
「雜碎快滾吧!」
 
『磅!』
 
艾依查庫大力甩上浴室的門。
 
──隔天。
 
「讓你想題材想到哪裡去了!」
「就說了自己想!」
「連個題材都想不出來,雜碎就是雜碎!」
「這裡是我家,大不了你搬出去啊!」
「大冬天搬哪去,連腦袋都成渣了嗎!」
 
一如往常的吵架也照舊進行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