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小憩﹝瑪爾艾伯﹞

 










深夜。
 
周遭是如此寧靜,房內也鴉雀無聲。男人睜開了雙眼,緩緩從床上坐起身。睡前似乎忘了關窗,寒風徐徐吹動並未確實束起的簾,雖然不是會令人立刻感受到寒冷的氣溫,卻足以讓一個剛從被窩中轉醒的人徹底醒神。
 
枕邊人依舊熟睡著。看來今日的國內事務也相當繁忙。
 
上前關上房內唯一的窗,接著轉而打開通往外陽台的門。居高臨下看著城內外的一片寧靜,若是撇除城外營火之上冉冉升起的煙,其他倒真和平時沒什麼兩樣,白天的戰爭簡直就和夢一場似的。
 
艾伯將手搭上石製護欄,身上的睡衣在此刻顯得格外單薄。沒有帶上眼鏡的他,其實沒辦法清楚瞧見眼前的景色,盡管如此,他依舊不打算回房。
 
前些日子他做了場夢。
 
夢中有個被稱作聖女之子的人偶,說是要讓他們復活並且回到現世,為了達成此一目的,每天都為了要幫助他們恢復生前的記憶而努力著。需要恢復記憶的戰士不只艾伯一個,另外還有很多不認識的人,也有曾經在連隊中見過的夥伴,其中當然也不乏智力過人的高階工程師。
 
那場夢,很長、很真,像是經歷了另外一個人生那樣,既震撼又不同凡響。然而夢醒之後卻又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宛如胸口被開了個洞似的充滿空虛。
 
艾依查庫帶領傭兵團開創了另一個世紀。隆茲布魯的王將國家進行了大整頓。魔道師讓所到之處的人們全都陷入混亂。聖堂騎士遵循自己所認為的正義而進行著一場又一場的戰鬥。
 
這些不知從何時開始發生的各種事件,理所當然的將整個世界帶入混亂之中,一場接一場的戰爭讓這世界幾乎沒有一個能好好度日的地方,即使是像艾伯這麼樣一個優秀的幕後智將,他也無法保證自己能讓古朗德利尼亞維持表面上的和平到什麼時候。
 
充滿侵略意圖的他國軍隊正一步步朝著帝國接近。一旦大規模戰爭展開,一旦連帝國都開始投入大量軍力加入戰局,這世界就只會越來越墮落而已。
 
如果夢中的一切屬實,那麼努力了這麼久回到現世的目的絕不是為了拉更多人陪葬。但若這場戰鬥為必然,他也不會讓帝國輕易敗陣。
 
此時,瑪爾瑟斯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身後,著實讓艾伯嚇了一跳。但他僅是將手裡的袍子披到艾伯身上,沒有作聲。
 
接過對方遞過來的眼鏡,沒有戴上,僅是握在手裡。艾伯依舊注視著遠方,若有所思的模樣像是正在盤算著什麼,但卻沒有向身後人提起隻字片語,「為什麼出來了?」
 
瑪爾瑟斯沒有應聲。
 
察覺對方有些反常,艾伯疑惑的回過頭,這才發現對方並非瑪爾瑟斯本人,而是柯斯托特才對。
 
──柯斯托特?
 
「……等等、你是──」
 
 
 
──「你是誰?」
「……什麼?」
 
回過神來,艾伯這才發現自己趴在辦公桌上睡著了。他突然的驚醒讓身旁正在替他整理桌面的瑪爾瑟斯停下動作,原本已經拿在手裡的計劃書又原封不動的放了回去,「吵醒你了?」
 
「不……不是。」語畢,輕嘆了口氣。伸手取下小憩前忘了先拿掉的眼鏡,太陽穴被其壓出的紅痕此刻倒是格外醒目,「夢到不太好的事情罷了。」說是這麼說,卻也不能完全肯定這真的是『不好的夢』,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這夢實在太過真實、太過貼近生活,所以才會讓他產生了『那才是現實』的錯覺。
 
自從復活回到現世之後,一場又一場的戰爭打得連艾伯都覺得有些乏力。並不是因為一再吃下敗仗,也不是因為軍力不足以應付,單純只是對這種高壓環境的生活感到有些厭煩而已。
 
又,作為對手的人全是曾經在星幽界並肩作戰過的夥伴,正因為彼此實在太過熟悉,在戰術安排上為了不讓對方看破手腳,所需花費的心力又更上一層。何況那曾經作為最可靠的左右手的夥伴──艾依查庫也已經不再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雖然手下的實力一樣不凡,卻終究沒辦法像艾依查庫那麼理解艾伯的想法,從各種方面來說不免有些綁手綁腳。
 
「你該休息了。」瑪爾瑟斯不知何時已經倒了杯熱茶遞到艾伯面前,他身上那套正式服裝證明他也是剛從一場重要的會議或演講中歸來。復活後的瑪爾瑟斯不再仰賴柯斯托特的力量,憑藉一己之力依舊將帝國打理得很好,這也就是為什麼艾伯在發現夢中的人是柯斯托特後會如此驚訝。
 
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杯子,艾伯輕嘆了口氣:「等戰爭結束後再說吧。」
 
「這戰爭永遠不會結束。」瑪爾瑟斯看向桌上那由偵查兵交上來的戰況報告,想也不想的就拿起來簡單進行翻閱,「正因為是死而復生,那群脫韁野狗才不可能輕易罷手。」
 
「……是啊。」直到這時才注意到對方的服裝,然後才想起瑪爾瑟斯今天會到市中心進行一場演說,「活動進行得如何?戰爭應該沒有給平民帶來太大的困擾吧?」
 
「他們倒希望能多點麻煩。聽我等說不打算出兵,反對的聲音有增無減。」說著,目光並未從報告書上移開:「在這局勢已足夠混亂的情況下,要是帝國再加入戰局就只會讓死傷人數急遽攀升,何況現在的兵力並非極度不足,沒必要讓非戰鬥人士提槍上戰場。」
 
「真虧你能和那些一再要求加入戰局的臣子周旋。」雖然艾伯自己也經常和將軍們討論這方面問題,不過作為最終決定人的瑪爾瑟斯需要面對的人數肯定不比他少,每天應付那些人也夠他受的了,「倒是……就算你下令出兵,我也沒意見就是了。」
 
「沒這必要。」瑪爾瑟斯闔上了報告書,直接放到桌面一角示意艾伯不用看了,「等那些傢伙鬧夠之後再伺機一網打盡就足夠。你現在唯一的工作就是準備和我等出席傍晚的會議,讓那些企圖造反的下屬們閉嘴。」
 
聞言,艾伯淡笑著說了句「明白」後,仰頭接受來自對方的一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