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三同人】攻防戰情緣﹝丐明﹞

 










「隊長,戰爭快要開始了,您當真不來點精神喊話嗎?」
「嗚……要、要開始了?啊啊……」

男人起身的動作明顯心不甘情不願,隨意將頭髮往後梳理幾下便用兜帽將其蓋住,乍看就是個乾乾淨淨的明教子弟。走出帳篷,整齊劃一的兵隊立刻向他問好,男人睡前並未卸下的金色耳環在朝陽的照射下閃閃爍爍,包含身上的金飾也一併發出光芒,「今天的這場戰役……不用我說各位也明白,惡人谷是不會輸的。兄弟們都準備好了吧?準備好了就上!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語畢,眾人像是在宣告勝利般的齊聲大喝,男人便走回帳篷繼續睡回籠覺去了。
 
 
 
今日的惡人谷擔任防守一方,陸遜作為第二分隊小隊長帶領著眾人衝上前陣,在蒼雲部隊殺進敵方部隊打亂陣形後擔任大規模砍殺並盡力減少敵方人數的重要任務。
 
「隊長,戰爭真的、真的要開始了……」副隊長有些擔心的看著坐在馬背上打盹的人,要不是親眼見識過,他還當真不相信眼前這人是能夠一頂十無傷全勝的能手。
 
「我知道我知道……這不是醒了嗎。」說是這麼說,眼皮卻是動也沒動一下:「昨晚和指揮他們開了徹夜的戰術研討會,現在又要我帶兵上陣……欺負人也不帶這樣的。」
 
「辛苦了,今天結束之後就能稍作歇息了。」


「是啊是啊……今天結束之後……」語尾未落,陸遜猛地睜開雙眼、狠甩馬鞭,側著頭大喝一聲:「我們上!殺光浩氣、惡人當道!」
 
──下一瞬間,從天而降的一個浩氣盟丐幫男人抓著這第二分隊小隊長就往天上飛,動作之快就連陸遜身邊的副隊長都反應不及。
 
陸遜在被抓起的剎那立刻抽刀往對方身上橫砍一刀,丐幫男人為了閃避立刻鬆開雙手,與此同時遠處飛來的巨大老鷹飛過陸遜腳下使他得以獲得施力點向上一躍,本該墜地的人竟是轉而直衝向對方!
 
「哎呀、別衝動嘛!」丐幫男人側身迴避後翻了個圈,伸手抓著陸遜的腳踝大力一甩,空中輕踏,三兩下就將人拋得老遠。
 
陸遜被這一甩弄得分不著南北,忍不住在半空中叫罵了一個波斯方言。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墜落在剛翻好土的鬆軟田地之中,以避免了被石壁劃傷的麻煩,抬頭一見罪魁禍首也正往自己的方向飛來,他看準時機做了個短距衝刺並揮出手中的彎刀,扎實的手感確定他並沒有砍偏。
 
「哼。」
 
冷笑一聲準備收刀,耳邊卻傳來大口吞嚥的聲音。
 
「什麼!」他錯愕的回過頭,就見那人正大口喝下壺中的美酒,豈料當他放下酒壺的那一瞬間,方才被砍出的致命刀傷竟也徹底痊癒:「什麼……你、你怎麼──」
 
更後面的語句全被男人快速的掌擊所打散。陸遜還沒從震驚中回神,被這麼一攻擊還當真亂了手腳,就連隱身逃跑這一下下之策都給徹底忘記,只能呆愣在原地任由對方將自己打倒在地。
 
 
 
回過神時人已回到惡人谷營地。
 
蒼雲部隊的小隊長身負重傷躺在身邊,另一旁的則是沒見過的士兵。陸遜坐起身輕甩了甩頭,接連不斷的炮火聲吵得他無法思考,身上揮之不去的刺鼻酒氣活像是他避戰後跑去哪裡暢飲了一番。
 
「陸遜!」
 
陸遜看向那突然衝到面前的人。是曾經單獨見過幾次面的第三分隊隊長。
 
「幸好你平安無事!」那人的臉上還沾了一些鮮血,看樣子應該也是剛從戰場上脫身,「我是在肖藥兒大人附近的藥草田裡發現你的,現在前線戰況告急,如果沒問題的話希望你能立刻上第一線支援!」
 
「真是……麻煩啊。」惱火的站起身,從胸口到腹部每當移動便會傳來一種火辣辣的疼,簡直就和被火燒到沒什麼兩樣,「快上馬,別浪費時間!」一個跨步便跳上馬背,陸遜在對方的引導下重回戰場。
 
一如往常抽出慣用的雙彎刀在敵陣裡殺出重圍,他最先遇到的是被敵人包圍的副隊長。看著對方腹部那把穿身而過的長劍,陸遜隨手抓了個惡人谷成員要對方帶著副隊長回去後邁步站到那人前頭:「你先回去,這裡我擋著!」
 
「隊……隊長……」
「別多說了,快回去!」
 
語畢,陸遜只一瞬間便在敵陣中隱匿,再現身在眾人眼前時卻是站立於浩氣盟兵士身後,他面前的人甚至就連武器都不翼而飛,「除惡揚善……唯我明教!」毫不猶豫揮刀斬首,回身後盲揮一刀又是一人頭落地,趁人們尚未反應過來,將雙刀末端相接後旋轉刀身,劈出的橘紅光芒儼然就是一記『煌日照』!
 
下一秒,陸遜將刀大範圍橫劈,打出的『淨世破魔擊』不只擊退敵人,甚至連僅被輕微擦過的士兵身上都著了火,惡人谷士兵便趁勢將副隊長送上陸遜來時的馬匹趕回營地。
 
 
 
「贏了啊隊長!是惡人谷空前絕後的大勝利!」
 
同樣身處第二分隊,作為副隊長的那人反倒不如陸遜來得沉著。後者橫躺在長椅上舒適自在地吃著家鄉送過來的魚乾,對於勝利的消息似是完全不在意,彷彿那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喔,真好。」
 
「隊長您就不能高興點嗎……」男人苦笑了下,而後朝對方遞出手裡的書籍:「這裡是之前您托我調查的資料。那個男人名叫何其飛,是長年居住在金水鎮的叫化子,據聞還是個經常騷擾女性的惡霸。」
 
「他人的評價不重要。」陸遜接過對方遞來的書,嘴裡還叼著剛食用完畢的魚骨頭:「你說這人在金水鎮對吧?我有必要去會會他啊。」
 
「唉?總是窩在惡人谷不肯出門的隊長居然要出門?」副隊長都還沒說完,陸遜已然不見了蹤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