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劍三同人】懼高症﹝丐明﹞

 









「這次一定……一定可以到您身邊去的,明尊大人請等著!」
 
陸言趴在明教最高的聖火邊緣,探頭出去看著約十來尺遠之下的明尊雕像,數秒後又立刻縮頭躲回自己的小小世界,旁人看著還以為是不知道哪裡來的瘋子。謝長安對此倒是不怎麼在意,早在聽陸言說要設法克服自己怕高的毛病時他就想到了這種做法……但陸言會真的做出來就不在他的預料之內了。
 
然後,陸言就這麼趴在那裡直到夜幕低垂,等謝長安上前要把人勸回住所時才發現那毫無動靜的人其實早就嚇暈了。
 
 
 
陸言怕高是眾所皆知,據說他正是因此弱點而被明教掌門陸危樓以「良質朽木」稱呼,說他這輩子要是能克服怕高的毛病,將來肯定大有可為。
 
然而實際上,陸言在明教的住所位於整座山的中上位置,怕高的他每次回家都是像壁虎似的整個人貼在山壁上行走,就算腳下的木橋再堅固,他都會說自己非常肯定地面乃至全世界都在搖晃,住他附近的同門早也已經見怪不怪。
 
「到囉。」
 
謝長安秉持著作為男人的責任心背著不斷發抖的陸言回到家中。要不是陸言親口要求他陪著回來一趟,丐幫出身的他對這種只有沙子的地方根本沒興趣。
 
「那裡那裡……幫我、幫我離門遠點……」
 
然後謝長安又秉持著作為男人的責任心把人扔到床上去了。
 
「要是敵人知道我們的指揮大人有這種弱點,我看光是要打下那些想把你丟上半空的丐幫就能累死兄弟們了。」坐在床邊看著那個依然發抖不止的人,謝長安伸手順了順對方有些糾結的銀白髮絲。
 
「這不是正在努力克服嗎……」說是這麼說,事實卻是連陸言都不知道今天做的除了嚇死自己之外還有什麼特別意義,「沒記錯的話,我在床底藏了一些魚乾,你可以配著酒吃。」
 
「今天就先不喝了。瞧你那樣子,我這酒要是喝下去還得了。」語畢,謝長安不著痕跡的瞄了一眼對方趴臥在床、毫無防備的身子--果然不得了,「明、明日還要繼續趴在那嗎?」
 
「想至少能從那上頭跳到明尊大人面前啊。」反觀陸言倒完全沒發現自己的動作有任何不妥,甚至還抱著枕頭做了個像是在伸展的動作,滿腦子都是有關自己怕高的事,「長安,你們丐幫難道沒有怕高的人嗎?他們都是怎麼克服的?」
 
謝長安認真思考了下,「好像沒有誰特別怕高啊……一開始都會有些畏懼,可輕功多練習幾次之後就不怎麼害怕了,弟兄們閒著還會互相較勁、看誰飛得更高啊。難不成,你不會輕功?」
 
「輕功底子還是有的……但不曾飛得高過林子。」
 
說到這裡,陸言緩緩嘆了口氣。明教出身的他,照理說應該要能用輕功飛得比誰都高才對,可偏偏他就是沒辦法放寬心盡情使用輕功,其他隨便個門派的人隨便用輕功跳一下都能跳得比他還高了。
 
「……我說啊,就算不會輕功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多找幾個同門的幫你看著,一看見別的丐幫傢伙要靠近就打下來。雖然的確麻煩了點,但也強過你在這找自己喳。」謝長安邊說邊看著對方脫下身上那件白色長袍的動作,心底直喊不妙。
 
「但是這樣又會麻煩到丐幫兄弟了。我可不想讓他們覺得我真有這麼沒用……明尊大人,請您指點指點陸言吧。」單單穿著一件黑色襯衣在床上打滾,直接從鎖骨開到腹部的衣領在少了長袍的重量後顯得格外輕薄,只要稍微更換一下動作就會大開,大開之後基本上你想看什麼就有什麼--一向鐵齒的謝長安,真心認為這肯定是那叫什麼日月明尊的給他的聖火考驗。
 
終於察覺身邊人不太對的陸言,輕聲叫喚了句:「長安?」
 
……這個陷阱,到底是要跳進去呢,還是要視若無睹呢。謝長安誇張的賞了自己一個大巴掌,直接把額上的頭帶下拉蓋住眼部,看上去頗有掩耳盜鈴的意味。
 
「長安你……在做甚麼?」
「我再也沒臉見你的明尊大人了。」
 
 
 
「長安太高太高太高了!低點、低點啊!」
「已經很低了行嗎,這種高度我飛起來很痛苦啊!」
「那你能不能慢點……算我求你啊!」
「哪個丐幫弟兄的輕功能慢,別說笑了!」
 
隔天,兩人依照剛睡醒時擬定的計畫,讓謝長安背著陸言在空中亂飛。後者從離地開始就是一通亂叫,叫爹叫娘叫明尊,偏偏就是不叫他謝長安。男人什麼都能忍,就是情人眼裡沒有自己這點絕對不能忍,謝長安惡作劇般的越飛越高,不管陸言怎麼叫就是不肯降低高度,明擺著是佔有慾過度引發的幼稚行為。
 
不久後,陸言突然像是察覺什麼似的安靜數秒,接著湊到對方耳邊輕聲說了句:「明尊大人肯定正看著。」
 
--下一秒,謝長安猛地降低高度,老老實實在離地十尺高的地方進行高難度低空滑行。
 
或許是因為剛才飛得太高,陸言看著終於清晰起來的大漠景象,心底居然沒了過往那種懼怕的感覺,「長安,似乎好點了。」
 
「不怕了?」
「……你放開手,讓我用輕功飛一趟看看。」
「喔。」
 
謝長安立刻鬆開兩手。
 
陸言在空中翻滾一圈,大輕功施展後一頭栽進了沙山。
 
「阿言!」謝長安立刻回頭,一時間忘記自己並不是在高空,猛然一個大輕功施展後立刻跟著栽到陸言旁邊。沙山被兩人這麼一撞,上頭的沙粒全數崩落,直接把兩人給埋了。
 
 
 
「一個丐幫男人和我明教子弟雙雙被埋進沙堆,這話傳出去像什麼樣!」
 
「「真的非常抱歉 / 陸言對不起明尊大人。」」
 
最後,兩人被巡邏的明教守衛發現並救回教內。在被陸危樓狠狠訓話之後,陸言深深覺得自己怕高這點真是明尊賜與他最好的禮物了。
 
--不用一直摔斷腿,多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