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劍三同人】約﹝丐明﹞

 










「你……愛我嗎?」
「愛。」
「真心的?」
「我……真的,愛。」
 
那一次,謝長安的一句話,讓陸言原諒了他的爽約。
 
兩人為了陣營付出了幾乎全部的時間。有時雖然在忙,或是正在調情途中,只要其他隊長有問題前來詢問或是討教,不論何時不論何地,陸言永遠願意立刻提供他所能提供的所有幫助。是的,不論何時不論何地。
 
即便是在深夜,即便是在天未亮的凌晨,即便是在剛結束一場硬仗後的歸途中,凡是來者,陸言一律以誠相待。偶爾會有來自敵對陣營的暗殺者或間諜,因此謝長安的任務便是警告那些來者與陸言保持一定距離,並且確保陸言不論在何種情況下都能得到安全保障。
 
──本該是那樣的。
 
那一次,明知隔天一早就要陪著陸言開會的謝長安,在死活抵不過友人邀約的情況下飲了一杯酒,又一杯、再一杯,兩壺三壺,直至爛醉。待他回過神,早已是會議結束之後,陸言在會議室外靜候許久之時。
 
看著急忙趕到的謝長安,陸言沒有動怒,僅是幽幽地吐出一句:「你,愛我嗎?」
 
謝長安也沒多想,開口就是一字:「愛。」
 
陸言依然面不改色,停頓數秒後又問:「真心的?」
 
像是察覺對方的異樣,這次謝長安微愣了半响,張著口猶豫數秒後才又緩緩應道:「我……真的,愛。」
 
聞言,陸言輕嘆口氣,往常那略帶著無奈的笑顏再度出現,「沒事的,各小隊的隊長也都在,再怎麼樣都不會出亂子。下次可別再忘囉。」
 
當下,謝長安第一反應就是要反駁對方、說自己並不是忘記會議,而是昨晚喝得太多導致今早嚴重宿醉無法起身,可就在陸言逕自掉頭離開的那刻,他知道自己不論說什麼都無法改變自己並未確實赴約一事。
 
第二次,是在一場與號稱第四陣營部隊的談判會議。
 
那時的陸言與其他分隊隊長在對方的領地外遲遲等不到謝長安,一直到相約談判的時間近在眼前,依然見不著謝長安的身影後,陸言才踩著沉重步伐踏入完全陌生的敵對領地。
 
對方只許陸言單獨一人進入會議室。所有隊長皆被阻擋在門外。
 
而總是會大聲嚷嚷著要跟進去並且不斷攻擊上前阻擋的人的,那個始終跟隨陸言的丐幫,沒有出現。
 
就那一次。只那一次。
 
陸言臨行前還不忘囑咐隊長們談判失敗後的戰術,甚至交代他們謝長安出現後必須將自己託付的信件交給他本人。然而那一去,會議室的門一關,待隊長們再次見到陸言時,他卻是橫著出來的。
 
雖說並不是毫無戒備。在看到會議室中並沒有其他明教時,陸言便已將手搭上後背的彎刀,動作卻終究是慢了一步。
 
只一個繳械,短短數秒間,那曾被稱為全能指揮的明教男人,成了永遠無法再進行指揮的模樣。
 
就這一次。真的只有這麼一次。
 
但也不會再有下一次。
 
謝長安看著被自己視為珍寶的那人,曾經被主人梳理得滑順的銀白髮絲被乾涸血液凝結成束,睜著的眼,似是在候著那位一定會來守護自己、並且也早已救過自己無數次的人。
 
談判前一周的夜晚。當陸言思考著該怎麼在後援不足的情況下打持久戰時,向他提議談判的人,似乎正是謝長安自己。
 
看著陸言在進入會議室前交代隊長必須拿給自己的信件,謝長安趴臥在那人墓前痛哭失聲,直至聲嘶力竭,久久不能平復。
 
──『等我回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