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三同人】月明﹝丐明﹞












「回來了嗎。」
「是的。」
 
陸危樓兩手抱胸,站定在明教子弟跟前:「看來,闖得不錯啊。」
 
 
 
慣用的雙刀置於牆上那幾乎從未用過的刀架,交叉重疊的擺放方式充滿攻擊性,並未因長年使用而顯鈍的刀刃被拭得極淨,彷彿不曾嘗過血味似地冷冷映著月色,那鑲嵌在刀柄上的紅寶石彷彿正叫囂著要大肆殺戮。
 
褪下雪白長袍,僅是套上單薄襯衣便背著月色出走,腳下的大漠黃沙與飛揚的細小沙粒再再顯示出行動上會多有困難,然而他並未因此選擇使用交通工具,反倒是憑藉一己之力一步步走向目的地。來時的腳印,有些早已遠得看不清,偶爾傳來的狼嚎,不絕於耳的風聲,人類在遼闊的環境下總是最能感受到自身的渺小。陸遜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遙遠的聖地,許久後才又回頭繼續尚未走完的路程。
 
長年征戰沙場,直到發現自己再也無力揮動那對伴隨幾乎一生的雙刀時,那些曾經一起宣示著同盟情誼與陣營榮耀的同伴們,卻也早已消失無蹤。就連當初離教時充滿威嚴的教主陸危樓,此次歸來,卻也就是個年事已高的長者。
 
步履蹣跚地越過眼前高地,遠遠就能看見那如其名般映著月色的湖畔──映月湖。
 
眼底散發著不知名的光。陸遜像是看見了什麼一生所追求的事物,腳步一下子輕快起來。下意識將手擺往身後,步伐使勁一踏,便是一個大輕功使出,大雁從遠而近來到他腳邊,做為一個使力點讓他躍得更高。
 
在半空中居高臨下望著那湖畔,陸遜閉起雙眼享受著身軀由騰空轉而墜落的刺激感,這一瞬,彷彿回到了熟悉的沙場,他還是那個能夠獨身在敵對士兵中恣意殺進殺出的噬血大將軍,而「他」,也還是那個會設法在戰場上阻止並控制自己行動的年輕丐幫。
 
直到身體要直直墜進沙地的最後一瞬,陸遜一個躡雲逐月穩住了身子,行動依然迅速。
 
──不知不覺中已來到湖邊。
 
將手探向身後,握緊了腰間懸掛的酒壺,將其舉至與眼同高。陸遜緊盯著舊壺上的磨痕與表面的些微龜裂,像是緊抓著敵方大將的頭顱向眾人宣示戰場的終結,又像是將陣營之首賜予自己的最高榮耀展示在眾人眼前一般,既莊嚴,又神聖。
 
另隻手扯下頸間,那配戴多年的龍紋玉珮放入酒壺,壺口靠近湖水將其中注滿後,他大力揮動手臂,將這不屬於自己的酒壺遠遠拋向映月湖中央,親眼看著那酒壺直直沉入水底。
 
「不欠你了。」
 
他輕聲呢喃了一句。此後,再不見此人蹤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